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心执念 一心爱恋
作者:茉莉児飞 更新:2019-09-26

对于周一凡的突然出现,屋子里所有人的脸上都写着错愕惊讶。

周一凡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了,这让宋星晴措手不及。

周一凡径直走了进来,走到了宋星晴面前,眼睛一直注视着宋星晴,说的话却是给其她人听的。

|“我想和星晴单独谈谈,你们可以暂时回避一下吗?”

“哦哦。”

陆湘第一个反应过来,然后拉着杜鹃和王琪走了出去把门关上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

要知道,女生宿舍一般是不允许男生进入的。对于周一凡的出现,宋星晴心底充满了疑问。

“我告诉宿管大妈,我有严重的心脏病,现在到了吃药时间了,但我的药放在了我女朋友身上,所以我现在必须上楼去找她拿药,不然我很有可能下一秒就会倒地不起了。”

周一凡很坦然的揭晓了谜底。

对于周一凡的这番说辞,宋星晴心里既无奈又好笑,没想到周一凡为了上来见自己一面,也是够拼的了。

“你就为了见我一面,这样咒自己,值得吗?”

“我没有咒自己,我说的都是实话。”

“实话?”

宋星晴皱起眉头。

“我心里很清楚,若是你离开我了,便是我发病之时。”

不知道为什么,宋星晴在见到听到周一凡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心底对他的怨恨竟神奇地消退了一大半,再次看到周一凡。总觉得他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虽然楚楚可怜这个词并不适合用来形容男人,但是宋星晴此刻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对于周一凡的这番言论,宋星晴是嗤之以鼻的,并赏给了他八个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星晴,你爱我吗?”

周一凡突然的问题让宋星晴怔了一瞬,她随即没好气地回他:“你不是早就知道答案了吗?还用的着来问我吗?”

“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宋星晴咬了咬嘴唇,说:“爱过。”

周一凡脸色苍白,哑然失笑道:“爱过比不爱更加伤人。”

看着周一凡落寞的神情。宋星晴心底掠过一丝歉意。但是这一丝歉意在周一凡说出下句话时便被彻底碾碎了。

“把顾崇一还给白雪吧,她比你更需要这个男人。”

周一凡的这句话彻底点燃了隐藏在宋星晴心底的怒火。

“你凭什么跟我说这些话?你以为你和白雪还有机会可以来破坏我和崇一之间的感情吗?告诉你,我和崇一不会再分开了。”

周一凡注视着宋星晴,心底满是哀伤。

“如果我告诉你对于白雪所做的一切我并不知情你相信吗?”

宋星晴摇着头大笑不止。笑到整个人都快要窒息了。她才愤然反问周一凡:“你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周一凡看着宋星晴。眼神坚定而又委屈。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虽然答应白雪会帮他追到顾崇一,但是我从来没有给她出过任何主意。对于她的所作所为,我并不知情。”

“既然你当初没有对我坦白,现在再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宋星晴心里并不能原谅周一凡对自己这么长时间的隐瞒。

周一凡叹了口气,说道:“以前我没有告诉你,并不一定是不坦白,可能仅仅是因为怕麻烦。”

“怕麻烦?”

宋星晴不能接受这个说法。

“会有什么麻烦?你所谓的麻烦指的是怕我们知道后你和白雪的诡计就不能得逞了吧!”

“我对你从来没有用过诡计,我对你全部都是一片真心!”

周一凡有些激动起来。

现在的宋星晴当然不会相信周一凡所说的这些。

“如果你的真心就是这样的话,那我宁愿不要。”

宋星晴的话有如万箭穿心,让周一凡浑身颤抖不止。

“我曾听人说,相信是一种最为珍贵的幼稚,它毫无根基可言,但支撑它的是执着而盲目的爱,你不相信我,是因为你对我根本没有执着而又盲目的爱。”

周一凡的话让宋星晴愣在原地,沉默以对。

周一凡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接着对宋星晴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牵了手就不要随便说分手?我也曾经告诉过你,只要牵了你的手,我就不会再放手了,所以星晴,我是不会放弃你的。”

宋星晴原本以为在自己说出这么决绝的一番话之后周一凡会绝望放弃,没想到他还会如此这般坚持。

“你应该很清楚,就是结了婚的都可以离婚,更何况我们只是谈了一场并不真实的恋爱,你又何必如此执着?”

“那你和沈牧川呢?是不是也想过分手这件事情?哦不对,应该叫离婚吧。”

周一凡说的面无表情,宋星晴却听得心惊肉跳。她连忙用手捂住周一凡的嘴巴,在他耳边轻声而又严肃地对他说:“你疯了吗?干吗在寝室里说这个!”

周一凡握住宋星晴的手,然后将它移开到自己腿上,然后一脸认真地对她说:“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们这个共同的秘密了,只是星晴,我们这种秘密算不算是不可告人的?”

宋星晴哑口无言,周一凡接着说道:“我们谁心里没有隐?私没有秘密?你选择不说难道就是对别人的欺骗了吗?”

“这不一样。”宋星晴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怎么不一样?你有你不能说的秘密,我也有我不想说的秘密,你的秘密没有伤害到别人,我也只是隐瞒了白雪是我表妹这件事而已。这对你又能有多大的影响呢?换句话说,就算我告诉你了你又能怎样?”

“最起码,我不会傻傻的相信你对所有的一切都一无所知!”

宋星晴的控诉让周一凡倍感难过,宋星晴到现在依然还是不相信自己。

就在这时,寝室门突然被推开了,紧接着王琪、杜鹃和陆湘接二连三的倒了一地。

周一凡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现在这种情形,周一凡只好作罢了。

“星晴,我会再找你的。”

丢下这句话后,周一凡快步离开了寝室。

等周一凡走后。王琪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揉着胳膊一边问宋星晴:“我刚听到你说周一凡和白雪什么的,他俩怎么了?难道是认识的?”

不等宋星晴开口,陆湘就接过话来说:“该不会是周一凡移情白雪了吧?”

宋星晴刚想开口,结果又被杜鹃抢了个先。

“不会吧星晴。你们这复杂的感情故事都可以拍成一部八十集的电视连续剧了!我这好不容易才又重新相信了爱情。你们这又给我整了这一出沉痛的反面案例啊!”

杜鹃说的有模有样。就差声泪俱下了,这让宋星晴不得不做出严肃的口头说明了。

“请停止你们那漫无边际的想象力,也请你们不要再妄加揣测和以讹传讹了。谣言止于智者,所以拜托你们别再胡乱猜想了。我和一凡之所以会分开完全是因为我自己的问题,与他人无关,也请你们不要再继续追问了,我好累,先去睡会儿。”

宋星晴说完后便一溜上床,再也不做任何回应了。

顾崇一原本打算在寝室午休一会儿,可是刘原却硬是要拉着他一块下楼,说是陪他去医院拿点感冒药。耐不住刘原的软磨硬泡,顾崇一只好陪着他一同下了楼。

一路上,刘原神色慌张,一副心绪不宁的样子,顾崇一打趣道:“你这么紧张干吗?不就是去开个感冒药吗?干吗搞出一副要舍生取义的即视感出来?”

“额。。。有吗?”

刘原被顾崇一这么一说之后,表情更加不淡定了。

“没有吗?你看看你,这是去拿药又不是去送死,你紧张什么啊,该不会是背着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心虚了吧?”

顾崇一没有想到自己无心的一句调侃,竟然会是真的。当顾崇一猛然抬起头的时候,意外地发现白雪正站在了自己面前。

“崇一。”

白雪面露喜悦。

顾崇一瞬间明白为什么刘原今天会如此反常了,原来这一切又是白雪设计好的,而这一次连自己身边最好的兄弟竟也成为了她的帮凶,这让顾崇一不由地怒火中烧,对着身边的刘原一通破口大骂。

“你英雄难过美人关不要紧,拉上我来干吗?你这是做兄弟该有的行为吗?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除了女人你心里还有兄弟这个概念吗?”

白雪赶忙开口解释起来。

“崇一你别怪刘原了,是我求他帮我见你一面的,我有好多话想要对你说,崇一,你给我一点时间可以吗?”

顾崇一冷着一张脸,语气生硬地说道:“我给你的时间还不够多吗?你已经耗费我太多的时间了,我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在你身上了。”

白雪面带苦涩道:“崇一,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我只是爱你这也有错吗?”

“那我不爱你又有错吗?你为什么要这样苦苦纠缠不放?”

顾崇一的话刺痛着白雪的内心,她不由得情绪激动起来。

“我到底哪一点不如宋星晴?你要这样对她念念不忘?”

听到白雪提及宋星晴,顾崇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根本没有资格提起星晴的名字!你根本不配和她相提并论!白雪,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以后你对我而言,只是陌生人。”

顾崇一说完后便转身要走,白雪快步走上前拉住了顾崇一的手。

“崇一你别走,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顾崇一用力一甩,白雪跌倒在地。

“白雪!”

刘原慌忙跑到白雪身边将她扶起。

看着顾崇一头也不回的离去,白雪忍不住地泪流满面。

看到白雪如此伤心难过的样子,刘原心中也是又气又恼。

“白雪,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你这样是没有用的,见到他又能怎样?除了给自己难堪你还能得到什么?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呢?你放弃吧白雪,崇一根本就不爱你!”

白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地痛哭流涕。

她只不过是一个女生,也长了一颗脆弱的人心,又怎么会不痛不受伤呢?只不过是自己太过执着,才会让自己陷入这般难堪的境地。只是白雪实在不明白,自己如此深爱着顾崇一,顾崇一为何非但不为所动而且还如此绝情以对?这对白雪来说是从来没有受到过的感情挫折,这让她不仅心有不甘,而且欲罢不能。

晚饭后,顾崇一和宋星晴漫步走在校园里,虽然两人牵着手,但心里各自都因为今天周一凡和白雪的出现而略感沉重。

宋星晴思索一番之后,还是决定要告诉给顾崇一听。

“崇一,今天中午一凡来找过我了。”

“哦,是吗,他们真不愧是兄妹,因为白雪今天中午也来找过我了。”

宋星晴和顾崇一在相视一眼之后,都会心一笑。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两人已然学会如何坦然以对。对于宋星晴和顾崇一亲密无间的感情来说,没有什么是应该被隐瞒的,除了宋星晴是来自未来这件事情。

“崇一,还有两年我们就要毕业了,到时候你会为了我而留下来吗?”

“当然了,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宋星晴心里开心不已,她紧紧拥抱住顾崇一,这一刻对她而言是幸福的,也将成为她人生中值得回忆的美好时刻。

等顾崇一把宋星晴送回寝室之后,便也离开了。

刚走上楼的宋星晴收到了周一凡发来的一条短信,约她现在到操场见面。

宋星晴原本是不想理会的,可是周一凡接着又发来了第二条短信,也正是因为这条短信内容,让宋星晴改变了主意,决定去赴约。短信内容写道:你想不想知道白雪的将来是怎样的?如果想知道,我在操场等着你。

身后轻柔的脚步声已经告诉了周一凡宋星晴的到来,周一凡并没有回头,只是微微一笑,背对着宋星晴问她道:“如果一边是平常的现实,一边是美丽的谎言,你会选择哪一样?”

宋星晴并不理解周一凡这句话的用意何在。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宋星晴在距离周一凡一米的地方坐了下来,用疑惑的眼神望向他。(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