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续
作者:野农君子 更新:2019-09-26

《红楼梦》—— 一曲女性者的颂歌

追溯历史长河,中国女性从几千年来的母系氏族社会开始 ,一直挣扎在凄婉。`屈辱的死亡线上,其地位的低下,所受的痛苦,至今追忆起来令人不寒而栗。浩瀚的历史进入清代以后,随着曹雪芹先生一句“要为闺阁昭传”,自此拉开了女性独立抗争的序幕。翻开千古不朽的〈〈红楼梦〉〉巨幅画卷,引领我们步入了一个千姿百态、风情万钟的女儿国,令人目不暇接,美不胜收。“国”中的个个女性都是有思想、有文采、有着聪明才智的美丽佳人。若说是巾帼不让须眉中的英雄,道是多了几点哀惋的柔情;若说是持家守业的主妇,却也显出了几分清高才德和悲壮豪情。

从古至今,“红颜薄命”、“红颜祸水”等词语层出不穷,似乎一切过失都归于女人的错。不过,你是否听过“西施若解倾吴国,越国亡秦又是谁?”的诗句呢?而曹雪芹就好比晚唐的罗隐,他批判了“女色祸国”的偏见。在这个敕造的荣国府大观园中,虽说最终也逃不过没落的悲剧,可这没落的原因,曹雪芹先生却没有怪罪在女子身上。

由此看来,《红楼梦》真是一部女性者的颂歌。不过仔细想想,古代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去冲破封建枷锁而赞美一大群女性,有多少文人雅士因不满当时的朝廷而写出了大批大批的对朝廷不满的愤懑之作。而这些作品往往是从一些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琐事写起的。在《红楼梦》中,曹先生以更深刻的笔墨来揭示出这一点。

掩卷沉思:一个有着皇权庇护的家庭却一步步走向衰亡,更不用说老百姓所受的痛苦和折磨。因此也可以说《红楼梦》更是一曲哀挽的悲歌。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悲剧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莎士比亚也说过:“悲剧不会成为万恶之源,倒会成为人们从善的开始。”悼红轩里“薄命册”上的人物,没有一个能逃过厄运的追逐。宝玉的长辈们,贾府的掌权者,他们否定了黛玉的叛逆性,否定了她感化宝玉的使者身份,却利用那至上的权威使宝玉娶了一个自己所不爱的宝钗为妻。这里被害的,不仅仅是“满语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的黛玉,也同时害苦了“睿藻仙才盈彩笔,自惭何敢再为辞”的宝钗。在这之中,“官官相护”“争权夺利”“明争暗斗”的社会丑态也表现得淋漓尽致,跃然纸上。

黛玉的结局使读者回肠荡气,惊心动魄,也不禁让人为之惋惜。不过这也正体现了她的觉醒。“女性的觉醒”通常只说在“五四”之后的事,殊不知黛玉当时就有了初步的觉醒意识。当然,这虽是曹雪芹所歌颂的,却也成为她悲剧的导火索,因为这是封建礼教所不容许的。

在此应感谢曹雪芹先生对女性的尊重,塑造了这一个个进步的女性,我们也要感谢《红楼梦》让我们了解了当时社会的千姿百态,万种风情。。。

面带微笑度浮生

人生苦短,弹指一挥间,从教三十八载的我倏然步入花甲之年。回首人生路,嗟乎!平庸的我,终生不才,一路走来,既无惊人之举,又无夸耀之事,留在身后的只有淡淡的微笑。

也许因我相貌平平,我常把微笑挂在脸上,也许饱经生活磨砺,我常用微笑作为回报。

苦难的童年,父母姐妹的关爱,留给了我天伦之乐的微笑。小学毕业因家贫辍学从事农桑,后自学有成,留给了我刻苦攻读的微笑。三十八载的教坛生涯,从小学校长到最高学府的主任、工会主席,无功亦无过,留给了我事业的微笑。广播、报纸、刊物隔三岔五的小篇习作,留给了我惟文自赏的微笑。儿女成家,前程有望,家庭和睦,生活温馨,留给了我幸福的微笑。

浮生也有苦恼,也有艰辛,也有困惑,也有挫折。然而,我常用微笑调整心态,使我大度,使我豁达,微笑陶冶了我的性情。

我常让微笑在胸中回荡。想想严父慈母含辛茹苦为养育我竭心尽力;想想师长循循善诱,不因我不才而不教;想想友人在我坎坷之时,赤心相待,尽力帮助,此时感激的微笑又在我脸上漾开。

我在微笑中沉思,又在微笑中审思:世间人与人相处是一种机缘,尽量不留阴影,不留遗憾,不能给别人带来麻烦,不能让别人为难,更不能让别人讨厌。不能总认为别人对不住自己,自己也有对不住别人的时候,各人有各人的优点,多看别人的长处,多寻找自己的缺点,多赞美别人的好处,多批评自己的缺点。尤其在倡导和谐社会的今天,微笑着看待一切,一切都在微笑;给别人一个微笑,便是一缕春风;一个微笑,便是一个友爱和谐的信号。

微笑,是生命之旋律。

微笑,与大家常伴。

愿微笑与我永生!

二牛打工

长青镇有个太昌村,镶嵌在大山深沟的皱摺里。这里的人祖祖辈辈出门爬坡,靠天吃饭。改革开放以来,尽管这里也在一天天地变革着,可多年了,外面的姑娘不见嫁进来一个,却总是眼巴巴地看到村里的俏妹子被山外的豪华车一个个接走。村民们无奈地看着一个又一个俏妹象初春的鸟儿一样,一只又一只地飞走,心里就有一股酸味儿在泛咽着,喉咙里就象塞着团团棉絮儿,吐不出来。二牛前年高考落榜后回到山村,转眼不觉已过了二十妙龄,她娘就不得不为儿子的婚事犯愁了。

二牛是牛年生的,兄弟两个。他哥大龙前年在山坡上放羊,不慎掉到沟里摔死了。不幸的是,去年四十六岁的二牛爹也因心脏病突发撒手西去了,留下了可怜的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没有了哥哥,过早失去了父亲,二牛成了娘心尖尖上的一块肉。可二牛必竟是读过书之人,山外边那精彩的世界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他,撩拨得他那一颗不安分的心早已飞出了山外。二牛流着泪,狠下心,毅然决断地要离开这个穷山窝,到南方去打工闯荡。这一举动,气得娘整日哭天流泪。

刚刚走出山外还不到五个月的二牛,接到了娘住院的电话,便连夜乘车匆匆赶回了家里。二牛进门一看,娘正坐在炕头上看着他笑哩!二牛生气了:难道娘把他弄成别人认为的不讲信用的人吗?可他知道,娘是从内心里想他,爱他,疼他,才骗他的。

不管怎么说,二牛还得走,不走,在家里仅凭那山沟沟里的巴掌大的二亩地,怎能成家立业?还不把娘愁死吗?第二天,天刚麻麻亮,二牛又悄悄上路了。

谁知刚刚又过了五个月,二牛突然接到伯父的电话,说娘从山上割豆子回家途中不慎掉进了山沟里,伤势很重。在电话中,娘的声音很是微弱。二牛想到娘的性格固执,如果不及时回家,娘一定不愿意住院,那自己就永远见不上娘了。想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就火烧屁股般的赶了回来。刚一进门,娘一把将他搂在怀里,又拱又亲,母子俩哭了半天才歇息。

娘身体还硬朗着哩,二牛又上当了。二牛实在不能让公司里的人说他是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凤翔人。二牛还是要走,尽管娘再三挽留,也没有留住。春节快到了,娘白天坐在村口的大树下,眼巴巴地望着大路,盼二牛回来;夜晚,娘望着窑洞门上的天窗,期待着二牛敲门的声音。娘心里思忖着:过年的时候,你总得回家给你那死去的爹爹、哥哥烧张纸钱吧?可二牛不是那种吃不了苦的男子汉,凡是他认准了的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他为了弥补前几次给公司造成的损失,说定了春节值班

二牛在海南长虹建筑公司干了整整一年,因公司拖欠工钱,身无分文,仅节省下来的生活费全花在了两次回家的车轱轮上了。村里那些安分守己的人在背后议论纷纷,有的人说,二牛这娃是条硬汉子,有文化,不会给咱山里人丢脸。也有的说二牛春节不回来,连个口信也不捎,些许死在外头了。一些老人也感叹地说,自古就有“父母在,不远游”的说法,可如今娃大了,心也大了,在外有个三长两短也是常有的事……娘听到这些话哭得更伤心了

光阴荏苒。又过了一年,二牛既没有给家里打电话,也没有捎口信回来,娘急疯了,天天做着噩梦:梦见儿子被坏人杀了,剁成八块,血淌了一地;被车闯了,碾成了一片血串串肉;被摔下了五层楼房,血肉摸糊……

又是一年春草生,娘看见春雨燕归来,想必是儿子真的有音讯了,但等啊等,等了数天,然而惊喜之后仍是望眼欲穿。娘眼望斜了,泪流干了,也没有等来半片纸儿。娘真的绝望了。娘按照山里人的习俗,给二牛烧了“断路纸”,扎了一个“纸人”也烧在了十字大路口。

二牛的伯父见二牛娘孤苦伶仃,苦口婆心劝二牛娘改嫁,另寻生路。在二牛伯父的作合下,可怜的二牛娘不得已与村里的光棍汉王喜祥结合了。

光棍汉喜祥从小是个孤儿,长大后性格孤僻,不善与人交往,但说话木呐,却为人厚道,因家贫一直娶不到媳妇。二人结合后,二牛娘心理得到了些许安慰。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新春又至。突然,二牛带着一只美丽的“凤凰”飞进了山沟沟,她就是二牛的媳妇春兰。顿时山沟沟里沸腾了,山民们喜出望外,奔走相告。二牛娘一见从天外飞来的儿子和儿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顿时愣住了。她急忙拉着说一口“海南”话的媳妇,怎么也不敢相信春兰会叫她一声“妈”。二牛娘激动地泪水溢出了眼眶。

山沟人在激动之余都责怪二牛没良心,离家四年来千不该万不该给家没捎个口讯,险些气死了娘。二牛当着大伙的面说:“惜儿者害儿,如果我不铁心干好工作,打了光棍,我娘能活得好吗?她老人家能不发愁吗?再说,烧个“断路纸钱”没啥,我能理解母亲的苦心!”二牛很坦然地说着。并拍着自己笔挺的西装,拉着时髦的春兰,给大伙讲海南开发区的新鲜事。

听了二牛的一席话,穷山沟的男女老少都明白了“惜儿者害儿”的道理。明智的二牛,顿时象一座大山似的立在了山民们的心头!二牛的荣归,给山沟沟里的乡亲们心头拨开了一片乌云,显出了一方明朗的天空。最后,二牛以海南长虹建筑公司老板助理的身份向乡亲们深深地鞠了一躬,并提高嗓门说:“乡亲们,外面的世界太精彩,咱山沟里人要致富,就要齐心协力,打开山门,让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来……”

转眼间,山里的年气已近尾声。过罢元宵节,山沟里二十几个年轻小伙子跟着二牛又踏上了南方打工的路……

盛开在餐桌上的荷花

一朵一朵盛开在餐桌上的荷花是小镇上一位姑娘用透心红箩卜雕刻的,看上去很质朴,但招人喜爱。

姑娘在长青镇的街巷摆摊儿,卖面皮。一挑担子、一张小盘、一把利刀、一副小木案板搁在四条腿的木架上,便是简单的操作平台。她的摊子就这样摆开了。

搭眼看上去,姑娘约二十五六岁左右,皮肤白皙,模样俊秀,长发用发夹拢在脑后。惹眼的是姑娘的衣着,苗条的身姿外罩白围裙,衣领那儿露出里面的一点红,是红毛衣。配上一副浅蓝色的袖套,既朴素,又洁净。她过一段时间就换一下围裙和袖套。以保持衣着干净。让人惊喜的是,她每调一碟面皮,必在上面放一朵用透心红萝卜雕刻的荷花。她说;“碟子上放一朵荷花,好看。”

不知是姑娘的热情好客,还是她巧手雕刻的荷花的别致,小镇上,她的摊子一摆开,周围总是围满了顾客。一元钱一份,大家都很耐心的等待着。姑娘满脸的笑容、利落的刀法,再加上有一朵盛开的荷花,整个过程富有美感。于是,一朵朵素雅的荷花开在了小镇人们的心里。

我也常去小镇吃姑娘做的面皮,去的次数多了,便和她熟悉了。也渐渐知道了她的一些故事。

姑娘是石坡村人,高中毕业,高考落榜,嫁给了一位跑运输的青年司机,家境殷实。前些年,二电厂开工,男人跑运输挣了不少钱。但不幸的是,在一次运钢材途中遇了车祸。男人撞成了重伤,住进了医院。医生诊断当场就下了病危通知书,姑娘倾其所有,抢救男人,才捡回了男人半条命——左肢残废。

优裕的生活不再,抚养年老多病的公婆,照顾残废的男人,加上债台高筑的经济负担,压在了姑娘一人肩上。姑娘考虑了许久,决心在小镇摆摊卖面皮。有人劝她;“小镇有那么多餐馆,你卖面皮能卖得出去吗?”姑娘想:也是,总得弄点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吧!于是,姑娘想到了用透心红箩卜雕荷花。当姑娘静静地坐在桌旁雕花时,她突然被自己手上美丽的荷花镇住了:一个再再普通不过的透心红萝卜,眨眼间竟被雕出一朵朵素雅逼真的荷花来,姑娘一下子对生活充满了期待和向往。

就这样,姑娘的面皮摊儿摆开了,并且很快成为小镇街谈巷议的一道风景。去二电厂、东岭厂下班来不及做饭的工人都会相互招呼一声:“去买一份荷花面皮吧!”就都晃到了姑娘摊前来了。

一次, 我开玩笑地问姑娘:“攒多少钱了?”姑娘笑而不答。一小朵一小朵暗香幽浮

的荷花浅浅地、淡淡地开在了她的手边。

不多久,姑娘竟出人意料地用她积攒的钱盘下了二电厂金陵大酒店,并改名“荷花大酒店”。她负责配菜,半臂男人在店里负责管账。姑娘依然风韵不减,衣着干净,在接待顾客的每个餐桌上依然喜欢放上自己巧手雕出的透心红萝卜荷花。她说:“菜不但是吃的,也是用来观赏的呢!”一旁的男人气色很好,没有一点颓废的样子。

“荷花大酒店”慢慢地出了名,提起盛开在餐桌上的荷花,小镇人都知道。包括小镇以外的人也纷纷慕名而来。“荷花大酒店”的生意越来越红火。

生活,也许避免不了灾难,却从来都不会拒绝一朵淡雅、放香的荷花的盛开。她幽幽地、温馨地绽放在人们的心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