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异香
作者:晴时夜 更新:2019-09-26

尘封已久的记忆被徐徐打开,韩枫的眼里满是挣扎。

姐姐到底该不该去武仙之路一争?如果真有造化得了机缘,或许以武仙的力量真能得知父亲究竟如何了呢?这可是他们从小一起的梦想啊,简简单单,朴朴实实。只是想有个父亲而已。若不成,姐姐万一陨落。。。。。

“珍惜眼前人!”一个声音轻轻的响了起来,似乎就在韩枫的耳朵边说话。

韩枫身子一僵,满脸不可思议,竟然有人可以穿破姐姐的结界,而看样子姐姐也似乎并没有发现,只是安静的看着他。

“珍惜眼前人?”韩枫小声的念叨了一下,原本挣扎的神色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不管刚才是谁,至少应该没有恶意才对。

“姐姐,不要去了!”韩枫斩钉截铁道。

这一系列的变化韩萱自然也是注意到了的,然而她却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许,这个还不是很大的弟弟只是担心,害怕失去她吧。

许久之后,韩萱叹了口气道:“罢了!姐姐不去了,我们就像以前做普通人吧。什么武仙,什么父亲母亲,就让这一切都留给时间去遗忘吧。”

无形的结界悄然消失,韩枫心里的石头也慢慢放了下来,他暗暗打定主意,这次回去之后就在青阳城安定下来,偶尔做做佣兵任务,偶尔去药塔外面行医救世,如果可以,或许还能。。。。。

“珍惜眼前人。。。”韩枫再次的小声念叨了一遍。

此时他已和韩萱并排向别处走去,那里正有一俊朗少年和一老者对弈,旁边还站了不少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不时有人指指点点,似在讨论着什么,又消片刻竟然大声的争执了起来。

“不对!不对!这黑子不该落在这里,这是要吃大亏的呀!这小娃子棋力果然差的远了,完全不时巫老的对手啊。”

“你懂什么?这叫诱饵,你没看出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吗?”

“巫老的白字步步紧逼,甚是凌厉,这小娃子明显是守护不住乱了方寸了。”

“胡说,你这个老不死的,你到底懂不懂棋啊?”

韩枫听着这些人争论不休心下也不由好奇起来,和韩萱一起到了近前,也看向棋盘和对弈的二人。老者泰然自若,少年若有所思。这时,韩萱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个小子叫欧阳丹枫,老者叫巫贤。据说极境榜就是他写的排名。”

韩枫哦了一声不由得多看了俩眼那叫巫贤的老者,只见那老者脸上挂着慈祥的微笑,静静的等待着对面落子,不急,不燥,不催。而他对面的欧阳丹枫则是一脸思索,指尖的棋子已经提起很久,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落下,停在半空。

好一会儿,那欧阳丹枫目光一闪,原本的思索神色不见,缓缓将棋子落向一处空点,然而不待棋子落下,地面骤然剧烈晃动了起来,不断有巨大的闷响声传来,如雷贯耳,轰然作响,除个别修为较高之人,所有人都是脚下不稳,差点栽倒。

地面仍然在剧烈摇晃,那不断传来的闷响声正是从那将冰火两仪眼封印的光罩内传来的,众人齐齐望去,只见那金色光罩内部似乎发生了什么异变,内部隐约可见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冲撞光罩,声势甚是骇人。然而,那金色光罩看起来虽然不断的扭曲变形,但还是硬生生的撑住了,到底没有破碎。

所有人都被这巨大的动静吸引了目光,除了还在棋盘对弈的一老一少,此时的欧阳丹枫还保持着正要落子的动作,那棋盘上的棋子已经被震乱,杂乱无章的散成一片,欧阳丹枫轻轻的摇头,一脸惋惜,叹道:“可惜,可惜。。。”

巫老见状哈哈一笑:“自古英雄出少年,你落子的位置我已然知晓,这局,是老朽输了。。”

欧阳丹枫诧异的看了巫老一眼,道:“侥幸,侥幸。”

那金光罩内的动静还在不断的增大,似乎有什么东西随时都会冲出来,这已然成为了这里所有人的焦点,就在众人不断猜测里面是什么东西时,一股异香轻轻弥漫了开来。韩枫轻轻嗅了嗅,道:“姐姐,这好像是帝品仙草的味道,如果没猜错,应该是罗厄救苦藤。但是这香味似乎还有些不对,但是我也说不上来。”

“小枫,凝心静气,抱元守一。”韩萱缓缓道。

对于韩萱,韩枫自然是无条件的信任,也不问为什么赶忙照韩萱说的去做,调动体内的灵力护住心脉,凝守心神。但是很快他就发现韩萱为什么让他这么做了,因为周围还有很多的人来不及反应,吸入了很多异香,此时有不少人竟是不由自主的向那金色光罩的边缘走去,起初并没有引起什么主意,但是很快这些人全部的灵力便化为了丝丝缕缕的本源之力融入了光罩,更有甚者,连人都慢慢化为漫天光点融入光照。而原本冲撞之势溅小的内部骤然又强盛了起来。

“轰!”

伴随着又一声巨响,大地都被震的狠狠的颤抖了起来,终于有人率先喊了出来:“这异香有蛊惑人心的作用,大家小心。”

韩枫在那人喊出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了,此时的他脸色苍白,因为他骇然发现不远处的一道火红色的身影正一步一步的向金光罩的边缘走去,正是火灵儿!

“不!”一声大喊,韩枫再也顾不上什么抱元守一,赶忙向火灵儿的方向掠去,以他武狂的修为来说,在火灵儿到达边缘之前应该是可以赶到的,只是他太过着急,全然没有注意而已。

韩枫的反应把韩萱也吓了一跳,韩萱惊讶的看了一眼那火红色的背影,叹道:“如果没有记错,这应该就是刚才和小枫一起的女孩吧,唉,真是的,这人呐一旦有了心上人就变笨了。”

韩枫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么着急过,这并不是很远的距离放佛也突然变的远了起来。

“不行,还要再快,怎么还没追上灵儿?”韩枫心急如焚却似乎没注意,其实只是过了很短的时间。

一瞬间,究竟有多久?一段路,究竟有多长?

终于近了,韩枫猛然从后面将火灵儿抱住就往回跑,还没跑两步,火灵儿却是挣扎了起来:“谁呀!混蛋!放开我!”

“不行!我不能让你去。”韩枫一边跑一边喊,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身子有如时间定格了一般站在那里不动,差不多是在两三息时间,韩枫终于反应过来,结结巴巴道:“灵儿,你你。。你没。。没失去心智啊?”

“是你!你这个小疯子,你先放开我!”原本正挣扎的火灵儿还奇怪怎么突然有人从后面抱住自己就往外拉,正是含苞待放的年龄,女孩子又早熟,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骂了起来,用尽全力挣扎,但是后面的人力气很大,她一个女孩子怎么挣脱的开,正着急就听见了韩枫的声音,当下又惊又怒,更多的还是害羞,小脸气的通红。

韩枫急忙放开火灵儿,一时却有些手足无措,似做错了事的孩子有些紧张的看着她,心道:“完了,完了。刚才抱了她,她会不会生我的气?”

重新获得自由的火灵儿转过身来狠狠的瞪了韩枫一眼,韩枫暗暗叫苦,嘴上却赶忙道:“灵儿,刚才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我也像其他人一样?”火灵儿不满道

“嗯,我还以为你也闻到了刚才的香味,失去了心智。”韩枫道

“这就是你跑过来抱我的理由?说,刚才为什么跑来对我那样?”火灵儿目光一凝,往前走了一步,站在韩枫的面前。

两张脸离的很近,韩枫甚至可以隐约感觉到火灵儿的呼吸,一阵女孩子独有的淡淡香味悠悠传来,韩枫不由得吞了口口水,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和一个女孩子这么近的距离,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火灵儿背后的金色光照散发着淡淡光晕,将她衬托的如同仙子一般,在韩枫的眼里,面前的火灵儿此时此刻就是一副完美的画,一副他喜欢的画。韩枫真的很想告诉她:“其实我很喜欢你。”只是这种情况,这种场合,如果说出来的话,恐怕火灵儿会认为自己是白痴吧?算了,还是下次找个机会再告诉她吧。

“嘿嘿。”韩枫憨笑一声:“我是团长,我有责任保护你。”

“哼!还指不定谁保护谁呢?”火灵儿哼了一声,一脸的不相信。

不远处的金光罩在被一次次的撞击后已经摇摇欲坠,不断扭曲变形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但是硬是撑着没有破碎,即便在吸收了许多的修士功力后,内部的神秘生物仍是无法冲破出来,似是放弃了一般,终于没有了动静。这让所有的人都放下了心,毕竟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金色光罩边缘的地面悄悄凸了起来,底下似有许多细小的纹路在悄无声息的缓缓蔓延,如同杂乱无章的根须一般,更有一条裂纹悄然到了韩枫和火灵儿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