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番
作者:三言君 更新:2019-09-26

“欢迎大家依旧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锁定我们的节目,我是你们熟悉的主持人景生。”景生穿着一身米白色西装微笑着面对镜头,“这期节目是我第一次从录制播出到现场直播,说起来还是有点儿小紧张。”

“不过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就毅然决然地站出来,让我对他随便吐槽都没关系。说的我都被感动了。”景生耸耸肩膀,“不过他以为他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就会原谅他,那真的就是大错特错了,我真的会如他所愿的那么对他,啊,我真是一个好基友。”

在全场的哄然大笑中景生破功鼓掌,“开个玩笑,本期请来的嘉宾,也就是我没有之一的最好朋友,也就是最近刚刚受邀去全球时尚周的名模,并荣获全球最受欢迎的新人模特称号,我的好基友,模特赖凯!”

“其实在刚才的一瞬间我并不想出来的。”这是嘉宾赖凯走出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但是我担心景生自己主持的话,没有人控场他恐怕能把我吐槽的一文不值。”

“很明显。”景生的坐在赖凯的对面,无所谓地说,“你的担心明显不是一文不值的。”

赖凯什么都不说,只是耸了耸肩膀,对观众示意,没错,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样。

“我和你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说实话,我还真的没想过会有这样当众采访你的机会。”景生双手交错握着,身体前倾,“这样的气氛看着你,不得不说的确是很帅的。”

“所以说距离才会产生美。”赖凯摊手,“你肯定是看太多我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吃苹果的模样了,才会在不经意之间发现我打扮的人模狗样的美,哦不,是帅气。”

景生和观众一起笑出声:“我真的是没想到我的节目给你带来的压力这么大,让嘉宾上场先把自己吐槽一顿,这是给我暖场吗?”

“你想多了,”赖凯摆手,“我只是在一步步降低自己的底线,避免你突然降低到了冰点让我承受不来。”

“果然和一个太了解自己的嘉宾共同撑起来这么一档节目实在是有点儿难。”景生无奈摇头,“这样真是一点儿惊喜都没有,说不定节目结束之后我们又会被单身狗抓起来烧烧烧,赖凯你有注意到我们这一对西皮的受关注程度吗?”

这个问题让赖凯故意犹豫了几秒钟,“其实说实话,我觉得我们这一对真人西皮受到的欢迎程度有点儿大,当我有一天打开了微博发现我们的cp微博关注度已经超过了十万的时候,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要知道我和景生的粉也差不多就是二十万左右,听起来简直就是莫名的心酸。”

“这一点我深有感触。”景生煞有其事地点头,“尤其是当我看到了景赖党在楼下不停呐喊抱紧我的时候,再刷新他就被赖景党淹没了。但是实际上我们之间的相处模式,明显是我在主导位置。赖凯你说对不对?”

“这是实话。”赖凯并没有反驳,“但其实我们两个之间没有什么大事需要去主导的,他每天主导的也就是今天吃什么,明天吃什么,等等。这一类问题其实有点儿像是家庭啥啥我就不说了。”

“我总觉得你是过来砸场子的。”景生扶额,“我差不多已经能预料到了今晚过后愈发寒冷的景赖党暗戳戳嘤嘤嘤的模样。不过赖凯似乎并不是反感被当做是cp的感觉。”

“这个当然是分人。”赖凯让自己的坐姿更舒服一点儿,“因为对象是你,所以我并不反感。毕竟如果和我cp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啤酒肚中年男人,我是真的会吐的。”

景生露出一个不怎么明显的笑意,“那我就很自恋的认为,你心中完美男人的类型就是我这种了?”

“也就是现在我认为和你最搭。”赖凯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是说了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觉得景生的笑容似乎有点儿奇怪。

“好了,深入的差不多了,那我们就直接进入主题怎么样?”景生询问观众的意见,反响很热烈,“赖凯,我要开始提问今天的第一个问题了,也是我们网络评选中呼声最高的问题,你是同性恋吗?”

微笑暂停的赖凯:“……我这是挖了个坑自己跳了是吗?”

景生笑而不语。

其实关于性向问题赖凯根本就不在意公开,虽然之前并没有一个场合让他公开表明。但是让他觉得郁闷的是和景生之前单独的谈话,就在景生邀请他来自己节目的那天。

……

“赖凯,我过两天节目第一次现场直播,过来当嘉宾帮我压场子。”景生用胳膊肘压在赖凯的肩膀上,“我会对你好一点儿的。”

“没必要吧!”刚搬到新家不久的赖凯心情好,“我会被你坑?”

对于这一点景生十分的怀疑,“应该是你什么时候没被我坑吧?”

“我这次要是被你坑一次!”赖凯看着景生明显看好戏的表情,深呼吸,“我今天就睡沙发!”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对于忽悠到赖凯这个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景生不说自己百战百胜,十中有九也是差不多的。“反悔加买早餐一周。”

想到能看到景生早起的模样,赖凯一时之间被蒙蔽的自己看到的真实,“成交!”

……

不过这只是一个性向问题,应该不算是被景生坑了吧?

还记得自己在节目现场直播的现场,赖凯的表情并没有停顿几秒,“我从来没有隐瞒过自己的形象,没错,我和主持人的性取向完全相同,我们都喜欢男人。”

景生耸耸肩膀,他在自己节目的第一期就已经公开了性取向,所以这并不算是有什么爆点。并且说实话,揭露了赖凯的性取向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毕竟这都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是网络调查最感兴趣的问题还有和赖凯那个听起来有点儿幼稚的赌约,估计他更喜欢吐槽一些别的问题。

比如说——

“赖凯,大家都知道你在t台上是光芒四射的,但是在这个节目现场大家更想知道和公众认知中并不相同的你,比如说有什么小癖好,或者是喜欢男人的类型什么的。”景生很自然的把之前的问题忽略过去,“你可以循序渐进的说,让节操一点一点儿的掉没。”

“……主持人你就这么直接好吗?”赖凯微笑,“再说了,我有什么小癖好你不是更清楚?至于喜欢的男人类型,只能说也是景生给我的审美观上升了一个高度,虽然我们只是朋友的关系,但是他这种类型不管是纯零还是纯一恐怕都会非常满意的恋人对象。毒舌又异常温柔。”

赖凯看了一眼景生现在还风淡云轻的表情,“他是一个打你一巴掌再给个红枣的最佳例子。”

“第一次听到了赖凯这么夸赞我,我明明应该飘乎乎,但是我为什么觉得冷飕飕的。”景生说着还故意抖了抖肩膀,“好的,其实观众都应该了解,我和赖凯认识很久了,其实如果说是连对方有几根头发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有几根头发。但是一些互相的小癖好,说完全不知道那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们接下来节目的走向要变成了双方互相挖对方的*,然后下了节目就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了吗?”赖凯深深叹气,“其实这么说起来我也有点儿小期待呢,毕竟主持人也的的确确是做过那么几件或许能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的事。”

“简直恶劣!”景生摇头假装生气,“有这么一个官方好基友简直太恶劣了,那些刷过让我们在一起的看到这期节目之后一定会自戳双目……”

在景生说到一半的时候,赖凯突然接口说:“因为这两个货为什么在什么地方都要秀恩爱?简直被闪瞎了。”

全场爆笑,顺便附带上对赖凯赞同的掌声。

“这节目没办法继续下去了,主持人要翘班了!”景生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其实这个节目是要有一个朋友揭秘嘉宾二三事的规矩,但是现在因为嘉宾的朋友就坐在了舞台上,所以如果赖凯想让我说点儿好听的,就快点儿过来求求我!”

赖凯起身,走到了景生面前,半蹲下身子,正好微微仰头就看到了景生疑惑的视线对着他。赖凯并没有移开自己的视线,表情是少见的严肃认真。

他低声说:“求求我。”

景生觉得头有点儿痛,他轻轻踹了赖凯一脚,“走走走!”

但是观众们确实喜欢看到这种‘我猜得到结局猜不到结尾’的戏码,掌声欢呼声听得景生都有些哭笑不得。

“我简直都不忍心告诉观众们,你其实是一个只会煎鸡蛋的黑暗料理达人并且睡觉穿着奶牛睡衣的幼稚小鬼。”景生一口气说完这句话,对着镜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如果大家还想要知道嘉宾赖凯那不能不说的二三四五六事,请锁定我们的青瓜台,一段短暂的广告之后我们再见。”

赖凯也配合的对着镜头说:“想看主持人的底线在哪里?广告之后我们再见。”

确定了镜头已经关闭,景生对着赖凯做了一个两人都熟悉的手势,赖凯在景生已经走了一会儿,才悄悄地走进了洗手间。

景生正背对着他在洗手,听到声音之后头也不抬地说:“你简直就是我遇到过的最难缠的嘉宾了。”

“但是我还是被你坑了。”赖凯背靠在洗手台上,侧着身子微笑着看着景生。“再说了,要是我也和你那些嘉宾一个样儿,那怎么体现我们之间关系的不同?毕竟我们可是黄花星球好基友。”

“这么一个头衔也被你当做是什么非常好的东西了。”景生微笑着摇头,“你上一句是不是你被我坑了?”

“对了景生!”赖凯神秘兮兮地凑近他说,“你听没听到什么?”

“什么鬼?”这是洗手间,他能听到什么?

“打雷了。”赖凯在景生的耳边说,“快要下雨了。”

……这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客厅好冷,沙发好冷。”赖凯委屈,“早餐吃鸡蛋怎么样?你嫌弃我的煎鸡蛋,水煮蛋怎么样?”

“呵。”景生冷笑。

“对了,你说那么多的人都在耍我们在一起,要不我们……”赖凯低声说,“试试?”

“呵。”景生冷笑,并且加了两个字,“做梦。”

赖凯不说话,垂着尾巴在景生身后跟着。

景生在走出洗手间的时候说了一句,“回去记得先暖场。”

(番外完结)

在多年以后,赖凯说自己做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梦。

并且可能会有大半辈子都不会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