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大结局】
作者:寐长生 更新:2019-09-26

  一身龙袍,头戴卧龙冠的王振一步一步的从正门走进正殿。身后跟着陆冠之和白若渡。除此之外没有他人。整个京师都乱了!

  宁王带着军队来到京师。城门竟然大开。四处的达官显贵纷纷逃难。沈从文也是失踪不见。皇宫里侍卫了宫女太监都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抢东西的,逃走的。原本气派的皇宫如今却是孤零零的空城。四处散乱着桌椅花瓶碎片。一票的凄凉。

  百官早在王振去英烈阁的时候逃了出去。投奔正进入京师的宁王。正如十年前张启智的那晚,如今竟然回报在王振身上。墙倒众人推。

  忽然停下脚步,回望着那远处隐隐约约的京师。可以看到一片的烟尘徐徐朝着皇宫前来。想必那为首的就是宁王了吧。“督公。。我。”

  一边的白若渡忽然感到鼻子发酸。王振那回首一看的样子充斥着无奈。谁想王振只是淡淡的摆了摆手,正要对开大门进入正殿之时。脸色忽然一红。咳咳咳的咳嗽起来!拿开捂着嘴巴的手帕,那殷红的血迹好像嘲笑着王振的结局。

  一边的白若渡看到了手帕的血迹,神色有些不对的上前:“督公,你这是怎么回事!”“别管了,别管了。。。”王振轻轻推开白若渡,将手帕收入袖口中。一把推开了大门。

  如此的熟悉。这殿堂王振待了十几年。看着一任又一任的皇帝在自己手中。然后抛弃。白若渡和陆冠之站住了脚步,有些不忍心的对着身边的陆冠之说道:“督公如此摸样。。我有些。。”

  一边神色平静的陆冠之看着一步一步走向龙座的王振,低头轻声回道:“你还道怎样?现在害怕了?心中有愧?”白若渡无言以对。只是撇过头去。不敢看王振那萧索的背影。

  走上案前,王振看着那金碧辉煌的龙座。再几天时间里飞速老化的双手轻轻的抚摸着。眼神中闪过疯狂的眷恋。脑海中浮现了这四十年的种种,幼时的深藏不露。少年的心狠手辣。得到葵花宝典时的狂喜和迷茫,成人时的颠沛流离。四处奔波。中年后的权势滔天,无人能敌。如今,这一生的渴望就在眼前,王振忽然感到双眼朦胧起来。

  “后悔了吗?不!我没有后悔,没有后悔为了这个天下倾尽了自己的一生。我为此失去了所有,家庭,父母,恋人,心腹。岁月。自我。我付出了那么多,就算只有一瞬间,就算只有那几个时辰!”

  王振如此想着,缓缓的坐在龙座上。双眼顿时凌厉,一股霸道枭雄的气魄熊熊勃发。就在此时,旁边的侧厅忽然一阵脚步声。一个宫装妇人背着一个身着小号太监服的少年急急冲了出来。却是未曾想到正殿会有人。不禁“啊!”的一声惊呼。

  王振侧头看去,那妇人虽说一身宫女服装,少年虽说一身太监衣袍。却摆明了是太后李氏和当今皇帝。那个年幼的傀儡!那太后许是看到身着龙袍的王振,吓得亡魂皆冒。正要带着皇帝逃命。却不料王振只是手指轻轻一挑。那太后双腿顿时啪啪的爆开两团血雾!不禁哀号一声倒在地上,那幼帝也是啪啪的摔倒。

  “王振!到了此时你还执迷不悟吗!你当不了皇帝的,宁王会让你当吗!”忍着剧痛的太后趴在地上狰狞的看着王振。凄厉的后出口来。还不待王振说话,那吓坏了的幼帝急忙哀求的说出口:“阿父,阿父不要杀我!我一直都很听话的。求求你不要杀我啊。。”

  太后听到幼帝如此言语,真是怒极攻心!急忙开口责骂:“皇上你说什么呢!你可是大兴朝的皇帝!怎么能够对这个奸人求饶呢!”王振此时竟然认同的点了点头,默然的开口说道:“太后说的是啊,朕是不会放过你的。”

  幼帝的脸色一变,看着满脸鄙夷的王振忽然威胁的说道:“你杀我。。。宁王不会放过你的!”“哼嗯嗯嗯。。哈哈哈哈哈!张启智啊,这就是你的子孙啊!”王振满脸的狂态,不屑的仰天大喊。随即侧过头来看着幼帝讥讽的说道:“不杀你宁王一样要杀我。而且,你落到谁手里都是死。不如就在这里了结吧。”

  太后猛地一惊,急忙挣扎的喊道:“不要,不要!他对你没有威胁,你不用。。”啪!话音未落,那站在一旁愣神的幼帝忽然炸裂开!血肉四溅!“不。。不!”

  太后摸着脸上的血肉,神色间已是癫狂!谁知道王振哼的一声。那太后也步了他儿子的后尘。爆裂开成为一摊脓血。杀了两人,那守在门口的白若渡低下头来,咬着牙忍耐。他看不顺眼,看不顺眼王振这般无份老幼一律格杀的作风。他实在忍受不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振脸上带着狞笑的站了起来。俯视着皇宫。仿佛间好似看到了百官跪伏在底下,齐声大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唰唰唰!忽然一阵拔刀声把王振从迷梦之中拉出来。却看到一大票身着铠甲,手提大刀长剑,武器上还残留着血迹的军队哗啦啦的涌了进来。那白若渡和陆冠之身子一侧,恭敬的跪下说道:“恭迎宁王!”啪啪啪。王振根本无视陆冠之和白若渡的叛变。他坐在龙座上,双眼大放光彩的看着走进来的人。

  那是一个身披铁甲,头戴战盔。胡子雪白的老头。容貌还真是普普通通。可是那一双令人侧目的眼睛。却使得这普通的脸呈现出非凡的魅力。即使在人群之中,也能让人一眼就看到他。那无与伦比的双眼!

  哗啦啦,士兵们一下子涌了进来。将这个大殿给挤满。而那老头身后立即站满了一大批格式各异的将领。王振看的如此,那还能不晓得?嘴角咧开一道阴深的弧度,开口道:“宁王?”“哼,王振,穿的满漂亮的。”

  宁王反唇相讥,不甘示弱。却见王振忽然环顾四周,一阵不屑的讥笑,看着宁王说道:“王爷啊,你带着这些渣兵,竟然敢来见我?看来你不曾知道我武艺极高了。”

  宁王摸了摸胡须,也是哈哈的大笑:“王振你此言差矣。要是不知道你的厉害,我岂敢面对面来见你?郭前辈!”宁王这话音一落,却见身后将领兀自排开,一个芊芊少女如天外仙子,轻轻的走到宁王身边。王振脸上一沉,他感觉到这少女极不简单。内息如常人般普通,可是偏偏王振根本没有察觉到此人存在!好似普通微风一般。

  那被宁王叫做郭前辈的少女,原本怡然自得的神情在看见王振的一刹那,瞬间凝重起来!却听宁王呵呵的笑道:“郭前辈是本王费尽千辛万苦才请来的神仙一般的人物!本王告诉你,前辈的祖先可是前朝的郭靖郭大侠!想必你也是知晓的吧。”

  “郭靖!百年前的人物。。。阁下是?”王振开始郑重起来。而那少女闭口不言,声音确实凭空传开!“小女子郭姗,幸会幸会。”千里传音!王振双眼杀机大盛,此女光光凭着这一项,内力造诣不下于自己!而且说是郭靖的女儿,想来也有将近一百岁了!这等怪物。。。实在激起了王振的杀心!对手,没错。这是一生难求的对手!

  只见王振双手紧握,脸上的笑容越加狰狞!忽然看着陆冠之白若渡两人,狞声说道:“别以为你们连个能相安无事。背叛我的人只有死!”话音未落,那已是凝神戒备的郭姗忽然惊骇的发现,那一身龙袍的王振身影瞬间模糊!

  一股劲风直左侧扫。白若渡脸色大变,王振这是要杀了他们!正要运起身法躲闪之时,王振那黄色的身影猛地浮现在眼前,一指就点向了白若渡的额头!“遭了!”白若渡大惊失色,却是动也不动。因为他知道王振这是佯攻,以王振的武功隔空就可以杀了自己,没有必要近身格杀。便是为了引诱那郭姗来救援自己!

  果然不出所料,王振身影刚刚出现,那郭姗也是不逊色的闪现在白若渡跟前,企图挡下这雷霆一击!王振看到如此,顿时哈哈大笑一声!运指为掌,对着迎上来的郭姗按了下去!

  两掌相碰。顿时发出一股股沉闷的轰鸣声!一圈圈气浪自两掌之间四散而开。好在郭姗顾忌身侧的人,极力将内力向前冲。缓解那气浪的冲势。可是就是如此,周围众人也是被一股气浪给吹的东倒西歪!

  不同于郭姗,王振没有丝毫的顾忌。全力释放自己的内力。瞬间郭姗就处于下风。那殷桃小嘴顿时留下一丝血链。立马娇喝道:“王爷快快退下!此人武功太强,难保太平!”

  那宁王眉头一挑。郭姗的实力他可是知道的。面对上前的士兵也能轻易的打趴下。这等非人的实力竟然对着王振处于下风!急忙吆喝道:“我等快快后侧,不能误了前辈发功!”这话一说,那已是见识到厉害的武将和士兵们连滚带爬的跑出去。一下子大殿内一片空旷。

  待到所有人都跑的远远的,内力还在互相较劲的郭姗俏眉一皱,看着狞笑的王振大喝道:“莫要欺人太甚!”

  顿时肉眼可见,一道红一道蓝两道气汇聚与郭姗手中。原本正要再次发力的王振忽然感到手掌上传来一股不下于他的强大力量!而且内力滚滚而来,博大精深!脸色一变的王振正要弃掌,许是被郭姗察觉到,却见她忽然一声娇笑,大喝道:“九阳变!”

  轰!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响!王振竟然抵挡不住这忽然爆发开的冲力整个人被掀飞!那烈阳似火的内力在撕裂他的肉体,还有一股冰冷如水的内力在渗如筋脉,撕咬着五脏六腑!轰!一阵强光瞬间掩盖住了王振。那庞大的皇宫正殿竟然在这一击之下炸开了一半!漫天的碎屑纷纷落入底下的废墟之中。王振的身影却是不见。

  “呼呼呼。。”弯着腰喘着气的郭姗满脸大汗。而远处围观的宁王等人却是纷纷呆滞的愣在原地。一口气轰掉半个殿堂!这简直非人的力量!宁王顿时眉开眼笑,正要上前去慰问一番时,那郭姗脸色瞬间大变,头也不回的娇喝道:“不要上来!他还没死!”

  话音一落,那废墟顿时轰的一下炸开!郭姗顿时感到一片的气劲扑面而来!一片,是一片!密密麻麻!而气劲后面传来一声恐怖的叫唤:“九阳神功?九阴真经?哈哈哈哈哈,天下两大武学竟然一人学全。我王振真要好好领教领教!”

  郭姗真是变了颜色。九阳九阴一同催动到极致的全力一击竟然没有杀死这王振!此人所学的究竟是什么武学!竟然将九阳神功和九阴真经一同比了下去!

  轰啦啦!说时迟那时快。郭姗眼前那若隐若现的漫天气劲滚滚扫来。地上的石板纷纷被打碎成粉末四散在空中。浪潮般盖向郭姗!这等恐怖的威力郭姗是第一次见。如此危局之中哪能容她细想?九阳九阴运转到了极致!全身内力运到双手中,竟然一只红一只蓝。大喝一声!竟然形成两色罡气护在周身!

  怕啦啦啦。。。犹如雨点打下来般,罡气极其一片的波链。哒哒哒的响起密集的碰撞声!出了罡气护住的脚下一片方圆无事以外,其余地面竟然在如此密集的气劲攻击之下化为石沙!

  可想而知这等攻击是何等的恐怖了。郭姗如今很不好受。两人都在拼斗内力长短。谁先内力不济,谁就会死!而此时的郭姗鼻子嘴巴已是流出鲜血。想来支持不到多久。王振也是不好受,他如今身上的龙袍破破烂烂。还隐隐有着伤口不停的流着鲜血。那卧龙冠已是不知掉到何处了。披散着半白的长发用尽全力的连连摆手。那如潮的气劲便从两手飞快的摆动中激射而出。

  “恩!”王振脸上忽然一阵不正常的潮红,竟然在这等关键的时候内力开始反噬!逼不得已,王振立马停下了攻势。全力压制内力的暴乱。就在郭姗快到极限,准备坚持不住的时候。忽然感到压力一轻。不禁真开眼睛,却惊喜的发现那气劲已是停止住了!

  想必王振的内力到了极限啊!也是呢,自己这么多年的苦练。还兼修两大气功。怎的会在内力上被小辈压上一筹!可是偏偏那么一瞬间的开心。站在远处的王振立马缓过气来。只见他双手混元归一。一阵阵骇人心魄的内力滚滚而出。“葵花挪移!”郭姗还不知怎的回事,地面立马卡兹卡兹的颤抖起来。

  轰啦啦!那废墟上的碎片,地面上的石块。大殿之上的瓦片。甚至是那护栏也是裂开成为碎片。竟然凭空飘荡,漫天飞舞!“这。。。怎么可能!”

  郭姗看着这犹如神迹一般的招数。颠覆了她一直以来对武功的认知!漫天飞舞,好似一个锅罩一般笼罩在大殿之上!井然有序的排列着,等待着攻击的命令。王振咬着牙,眼角开始溢出鲜血,却不顾一切的指向郭姗。顿时整个人松了口气。好似这一指费了千斤之力!

  呜呜呜,那些漫天飞舞的碎片同时发出阵阵的轰鸣声。竟然如同排兵布阵一般瞬间将矛头对准了郭姗,嗖嗖嗖的俯冲而下!太快了,迫于无奈的郭姗只好勉强提起一口内力,那阴阳罡气再次开启。罡气之上立时发出啪啪啪的撞击声!

  躲得越来越远的宁王等人大眼瞪小眼。那陆冠之和白若渡也是面面相窥。这王振的实力依然到达鬼神的层次了!那宁王却是捏了把汗。原本信心十足的他如今也有些忐忑不安。这郭姗前辈纵横天下,神话般的人物。在王振手上竟然是被动挨打!他此时开始想,要不要先撤退安抚一下再另行计划了。毕竟这也太夸张了。军队面对这等怪物有什么意义?

  啪啪啪,王振此时心中已是一片冰凉。葵花挪移大法如此秒杀的招数。那郭姗虽是汗流浃背,口鼻流血。苦苦支撑。可是始终没有攻破那道罡气!天下间竟然有武功可以防住自己的大招?王振可以预料到,这即将停止的葵花挪移和自身所剩无几的内力。无法抵挡那绝地反攻的郭姗。

  终于,那漫天的碎片已是用完。郭姗确认没有再多的碎片,才松了口气卸掉了罡气。浑身虚弱的她一脚踢开堆成堆围着自己的碎片残渣。正要乘胜追击,将王振消灭之时。却看见王振手上一晃,现出四枚银针,嚓嚓嚓的刺在身上的穴道之上!“遭了!”精通人体筋脉的郭姗看到如此,两双眉眼瞬间睁大。那可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精血逆行之法!

  可惜晚了。王振双眼瞬间赤红,仰天大吼一声,双手抱元。顿时一股极强的吸力滚滚而来!呼呼呼呼!好似凭空挂起暴风。整个皇宫的风带着呼呼的震动声卷向王振的掌心!

  郭姗立足未稳,哒哒哒的被拉扯了几步,连忙内力下运气沉丹田。稳住了身形。却惊骇的看到,那碎屑带起一条条灰龙,疯狂的飞向王振。那在身侧呼呼猛烈的大风,好似要将一切都卷入王振的手心!那已是快跑出皇宫的宁王等人更加心惊胆战。

  此时他们一个个趴在地上,抓着门槛,被这股巨力拉扯的飘了起来!正如平地暴风,宁王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四周,那遮天蔽日的狂风呼啸的涌入大殿!身边的将领还没心没肺的抓着墙壁随风飘荡高喊:“宁王,怎的起风了?京师的天气那么坏吗?这也。。呜呜。”说不下去,一股风直接灌入口中,难受的那将领急忙闭起嘴巴,将头压的低低的。

  “借天地之造化。。。我输了!”郭姗全力稳住身形,满脸绝望的看着犹如天神一般的王振。却见王振脸上开始紫红的脸,渐渐渗出鲜血。心中知道这已是目前的极限。这一招只手遮天太过霸道。王振试都没试过。如今激发潜能使用出来,当真是日月无光,鬼哭神嚎!

  手中那越加强大的力量已是超出了王振的控制。再也无法蓄力的王振大吼一声,不顾身上毛孔渗透而出的鲜血,将手中那极强的力量对着脸色死白的郭姗打了出去!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用现在的话将,就是一股极强的冲击波!那郭姗看到如此,急忙全力运起阴阳罡气。要硬受这一招!可是直到那股无形的冲力降临在郭姗的面前之时,她才知道错了,错的离谱!别说抵抗,连一瞬间都不到,郭姗与整个台阶连带着残废的大殿,竟然被这股冲力吞没,瞬间不见了踪影!轰!那远处的宁王看到了有生以来最难以置信的事。

  只见一股若隐若现的波纹自大殿散开。整个大殿连带着那石壁台阶纷纷掀飞!犹如成人打飞一片树叶一般的掀飞!那庞然大物竟然飞到高空,解体四散而开,飞向了京师各地!轰隆隆!直到此时,那股冲击波才来到宁王那里。一瞬间许多士兵和将领,甚至那满脸慌张的白若渡也是连着柱子被吹飞!哀嚎声?没有,那股带着阵阵轰鸣的冲击波所过之处,连哀嚎声都听不到!

  啪。。啪啪。来得快去得也快。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宁王狼狈的趴在地上,看着一下子消失了一般的属下。心中痛苦的在流血。转头看向那只剩废墟的大殿。一把拔出宝剑走上前去。“咳咳咳。。。咳咳咳!”

  跪伏在地上不停呕着血的王振,此时浑身阵阵的颤抖。内力的反噬,精血逆行的后遗症。加之失血过多的状态。全身上下的毛孔甚至流出细细的血珠。王振此时已是半只脚踏进了棺材。勉强站立起来,视线却是一阵模糊,头昏目眩,连站立起来都十分的困难。“呼。。。呼。。”

  王振此时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看着远处一个朦胧的身影。却在此时,一阵危险的破空声骤然出现!王振危急关头,视线瞬间清晰。却看到浑身浴血的郭姗狰狞的冲向自己!王振想动,可是身体不听使唤。只勉强向旁边躲了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郭姗闪现在跟前。运手成爪,一爪抓在王振的右手上!

  “九阴白骨爪!”撕拉!竟然在这一抓之下,王振的右臂被活生生的撕下来!“哼啊!”王振感到这种疼痛,连忙惨叫一声。却发觉身体又控制的住了。一回身对着抓着王振的右手却虚脱无力逃跑的郭姗一掌按下!“我。。。。要死了吗?”

  双眼忽然有些迷茫的郭姗看着那道气劲打来。安详的闭上了双眼。啪!郭姗的头颅应声炸裂!尸首无力的倒在地上。手中还紧紧抓着王振的那节手臂。“恩。。。。啊!”王振见终于灭杀此獠。一股钻心的剧痛冲入大脑,不禁抓着断臂跪在地上,嗷嗷惨叫。

  哒哒哒。。。听到有密集的脚步声传来,奄奄一息的王振勉强睁开眼睛,却是看到宁王单手持剑,站在王振的跟前。身后跟着一票负伤的将领。还有胆怯的看着他的陆冠之。不禁呵呵的惨笑道:“宁王。。。说起来,这是我们两第一次见面啊。。”

  宁王定定的看着凄惨无比的王振,忽然转头问陆冠之:“白兄呢。”陆冠之低下头来,有些惧怕王振的目光:“白大人。。。被气浪从走,摔死在外面的街道之上了。”

  宁王抿了抿嘴,回头将剑尖抵在王振的脖子上,犹豫了一阵,又放下来。轻声说道:“我敬你是一代枭雄。你自尽吧。”“哈哈哈。。咳咳。”王振嘴角不停的流出鲜血,眼神萎靡的看着宁王,虚弱的说道:“没错,今朝我输了。输的一败涂地。可是。。咳咳。。可是你赢了吗?哈哈哈哈,你也没有赢。。”

  “哼,你以为我如你一般?连治国都不会。有何能耐教训本王。”“哎。。。。”王振没有反唇相讥,只是寂寥的叹了口气。看着渐渐西沉的太阳,脸上竟然露出解脱的微笑:“成王败寇,王爷你若是真的敬重于我,便给我一个痛快吧。一剑刺进我的心脏。”

  王振定定的看着有些犹豫的宁王,不禁笑道:“怎的?怕了?我如今已是这般摸样,你都不敢?动手吧。。”宁王深深的一抱拳,眼睛一眯,提起剑便撕拉一下刺入王振的心脏!

  “额。。。啊。。。”感到浑身的力气在飞速的流逝,王振眼前竟然浮现一个身影,一个站在课堂之上,教书的举人。文征明。自己的亲生父亲。恍惚之中,王振忽然变成了孩童,穿着一身书生袍子。若有所思的走进了课堂。

  文征明回过头来,看见王振却没有惊讶。只是微微一笑:“你来啦,等你好久了。”王振双眼渐渐湿润模糊,带着笑意的连连点头。“父亲,我来晚了。”“刷!”宁王一把抽出佩剑,看着低下头来没有生气,却微笑着死去的王振。不停有些彷徨的叹息起来。。

  ——————————

  大乱停止!宁王杀死了祸国殃民的王振。天下各省群起归附。宁王登基,继承大宝,建号开元。移都北京。以抵抗元蒙入侵。天下大赦。废除了以前一系列的弊政,斩首了一群的官僚。天下重归昌盛。因为移都北京,此次内战史上称为太升之变。

  故王振之前的朝廷称为南兴,高宗张师诚,亦是宁王以后为北兴。祸国殃民之贼王振尸首被大卸八块,葬于天下各地。不能全尸,以儆效尤!而流浪天下磨练武艺的独孤成,再次回到天山,意外发现独孤求败的剑冢。发现石壁上的一套剑法,正要找王振报仇之时,却听得王振身死,仇以得报。心灰意冷之下入了华山派,自称风清扬。

  一年后。北直隶京师。既是北京。新开的凤来楼之上,来了一个达官显贵。此人一身蓝白相间的麒麟袍。头戴无边乌纱帽。官员见了便献媚的叫了一声陆公公。

  此人便是那陆冠之,王振手下心腹之中唯一活着的人。今日本是带着属下出来吃上一顿好的。正是开怀畅饮之时,却有一人上前抠门。打开门一看,却是一个僧侣。陆冠之自然没好气。看着摸样还算清秀,甚至有些眼熟的和尚开口说道:“这位大师可是来化缘的?我这可都是酒肉,大师恐怕不能食用啊。”

  这和尚双手合十,躬身说道:“贫僧法号红叶,乃是受了故人之托,交给陆公公一样东西的。”陆冠之好奇心大起,故人?是谁?不禁带着这和尚来到偏僻处,笑着说道:“大师说罢,哪位故人?何物相交?”

  红叶和尚满脸的淡漠,掏出一个小木匣子,递给陆冠之。陆冠之左看右看,也没什么特殊的。不禁有些失望的问道:“到底是哪位故人?大师可否相告?”却见红叶微微摇了摇头:“故人所托,不曾留的姓名。只说要是陆公公没有死,便将此物交给公公。”

  陆冠之有点感觉是不是遇上骗子了。皱起眉头拿出十两银子:“多谢大师了,这点酬劳还望大师笑纳。”却见红叶轻轻一推,摇头道:“金银凡物,不要也罢。贫僧使命达成。这就告退了。”说罢转头就走。只剩下陆冠之张二摸不着头脑。索性收起这木匣子,继续跟人喝酒去了。

  漫步在京师之中的红叶,正想着赶紧回到福建少林,前面却传来嗷嗷哭声,不禁抬头看去。却是一个小乞丐偷东西被人打出来。正哽咽的揉着身上的伤痕。虽说是小乞丐,可是此子容貌不凡,举止也是颇为得体。

  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上前微笑道:“小兄弟,你为何在此啊。”这小乞丐听到声音吓了一跳,却看到一个和蔼的和尚,不禁问道:“大师可是叫我?”见到红叶点了点头,小乞丐有些委屈的低声说道:“落了难,自然沦落到此。”

  红叶微微一笑,拉着小乞丐到一边的摊贩上吃东西。吓得小乞丐连忙摇手:“无功不受禄,我何德何能受得起大师如此恩惠?”红叶越看此子越是满意,不禁点了两碗素面。摇手道:“我佛慈悲,一碗面罢了。不要你的报答。如果心里过不去,你可以跟贫僧说说你的过去,便当做报答了。”

  小乞丐的确是饿坏了,看到那热气腾腾的面吞了口口水,只好开口道:“大师慈悲,我便真情相待。我本是先皇时骠骑大将军凌耀峰之孙。本名凌远图。可惜祖父仙逝,家道中落。没被斩首已是万幸。可一无所长,便落个如此下场了。”说罢便拿起筷子哗哗的吃面,一副狼吞虎咽的摸样。

  “凌耀峰?果然是因果报应。”红叶有些彷徨的叹了口气,看这孩子举止得体,颇为礼貌。深为喜爱。不禁问道:“你如今无处可去,不若拜我为师,跟我回山吧。虽说没有大鱼大肉,但是一日三餐粗茶淡饭,也是有的。”

  小乞丐顿时停住筷子,愣愣的看着微笑的红叶,眼泪哗哗的流下:“师父!请受徒儿一拜!”红叶急忙拉起凌远图,笑着说道:“这礼回山了再拜不迟。不过你这姓该要避险,一路上便自称林远图吧。取个谐音也好。”“多谢师父!”

  “哎哎哎。你这孩子。”红叶再次拉起林远图,笑着说道:“如今开元之年,你这辈又是渡字辈。法号便叫渡元吧。”“恩!”林远图很是开心,忽而瞄到红叶衣襟中的一本崭新的书本,上书葵花宝典四个字。不禁疑惑的问道:“师父,这葵花宝典是什么书啊?还很新的样子呢。”红叶一愣,拿出那显然是墨迹新干的葵花宝典,眼神不禁有些飘忽:“这。。。只是一本闲书罢了。。”

  却说那陆冠之,醉醺醺的回到了府邸,正要宽衣而卧之时,袖子里掉出一个木匣子。陆冠之才想起来是一个野和尚交给自己的。索性无事,陆冠之随意的扭开锁头,打开一看!却见一本古朴的老书静静的躺在匣子里。书名曰葵花宝典。

  就连书页都翻卷了。陆冠之眉头皱起,正要拿起此书时,却意外的看见书下压着一张字条,拿起来一看,顿时吓得陆冠之亡魂皆冒!酒意瞬间醒了!只见上书八个大字:“予卿宝典,纵死无悔。”

  陆冠之双手瑟瑟发抖,这字迹,这字迹!不正是眼熟的不能再眼熟的王振的字迹吗!那这宝典是。。。。陆冠之忽然想到了什么,整个人吓得腾的挑起来。急忙关上门窗,吞了口口水,脑海中浮现那一年前京师皇宫之战,王振那恐怖的足可匹敌军队的实力!不禁双手颤抖的拿起这本宝典,小心翼翼的翻开一看。

  只见开头上书八个字:“欲练此功,必先自宫。”陆冠之笑了,他猛地想起王振临死前对宁王所说的话:“我输了,输得一败涂地。可是你赢了吗?你没有赢。。”陆冠之心中不禁想到:“莫非他王振料到了我。。料到了我此时的选择?”

  那王振临死前地眼神,如今看来却是暗藏玄机!不过不管如何!宝典就在我手上,我手上。。。。陆冠之的嘴角咧开了一道阴深的弧度,竟然如当初的王振一般无二。。。

  全剧终

  ————————————

  作者最后的话:写完了!累死啦。。。原本几百张的剧情十几章写完还是有很大难度的说。。。。嘛,对结局有疑惑的同学可以度娘一下葵花宝典,看看他的出处便明白了!还要感谢金大大的笑傲江湖啊。这本可以看做是笑傲江湖的前传啦。。。。。你方唱罢我登场,一代新人换旧人。王振输了吗?输了,也是没输。。。看各位自己的理解了~

  至于新书的事情,因为要军训,内宿,然后又要催着父母买手提电脑。至少十月份国庆后才出的来。。。。也好,我可以存稿的说。。。。。新书是仙侠,嘻嘻~对于这本书的不足,下一本仙侠第一章就可以吸引你!而且这些日子来长生我的文笔也慢慢加强啦,不再会像这本书开始写的时候书友说的:“文笔烂成这惨样,还好意思出来写书?”所以,大家不要退这本宦官的收藏啊,到时候新书出来了就在这本书上发公告啊,到时候你就不知道了~~~~~

  不过不得不说。。。第一次写一章那么多字。。。。。我感觉压力好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