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尾声
作者:裟椤双树 更新:2019-09-26

  一年后。?

  某临街花店前。?

  不知名的绿色植物爬满了数米见方的花架,几朵小黄花恰到好处地点缀其中,看上去颇顺眼。?

  花架下面,是一张铺着小方格桌布的别致小桌,一男一女相对而坐,两杯浓酽的咖啡,袅袅地往外冒着热气。?

  “不当医生当花匠,呵呵,这里被你打理得不错啊。”白衣女子悠闲地用小勺在浅绿色的咖啡杯里搅拌着,笑意盈盈地问,“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从这里经过。”?

  “我并不知道。”对面的男子端起咖啡,微笑着呷了一口,“不过,这条路是去机场的必经之道。我只是碰碰运气罢了。”?

  “呵呵,那你的运气真的不错。”她放下勺子,抬头看着他,“对我来说,包括飞机在内的种种交通工具,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既然你仍然选择以从前的身份在人间出现,那么表示你依然留恋从前的生活方式,所以,冥王还是有乘飞机的可能。”男子嘴角一扬,笃定地笑道,“千分之一的机会,我能在这里见到你。”?

  “旁观者,你还是那么热衷于猜别人的心事吗?自以为是的态度到现在都没有改。”她端起咖啡,嗔怪着,“不过,空间穿梭的确不如坐飞机舒服。”?

  他哈哈一笑,旋即非常慎重地纠正她:“我已经不是什么旁观者了,只是一个没有来生的普通人类而已。”?

  听他这么一说,一抹不知为何的复杂神色侵上了女子的眉梢,她迟疑了许久,轻声问了一句:“她好吗?”?

  男子点头,面上罩着一层淡淡的喜悦:“刚刚过了一周岁的生日。”?

  “是吗。”她的语气里有掩饰不了的惊喜,“你……准备等她?”?

  “嗯。二十年以后,不知道她还能不能看得上我。”他摇摇头,故作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见状,女子嘻嘻一笑:“放心啦,就算你白了胡子白了头,也定是一个魅力无法挡的老头儿。我姐姐绝对不会嫌弃你的。”?

  “那就承你贵言了!”他双手抱拳,一本正经。?

  “客气客气!”她学着他的样子回敬着。?

  两人被彼此的夸张动作逗得大笑不止。?

  笑过,女子伸手擦去挂在眼角的泪珠,对他说道:“许久没有笑得这么开怀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两个可以坐在一起闲话家常,像老朋友一样。”?

  “是啊。从前我们之间除了斗个你死我活之外,好像没有其他交流了。”他很是赞同她的话,随即,他很认真地握住了她的手,“可是,始终还是要跟你说声抱歉。在我成为你老公的‘帮凶’之前,我的确是想过要伤害你的。”?

  老公??

  她微微一怔。?

  已经很久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起这个词语了。?

  “算了,那些事情,过去了就不必再介意了。”她颇大度地摇摇头,紧接着却柳眉一竖,故作气愤状,“不过你真的很过分。演得那么逼真,害得我深信不疑,一度认为自己拆散了世上最难得的一对恋人。”?

  “但是你真的差点拆散了我们啊。”男子心有余悸,“我没有想到你恰恰会在你姐姐即将投胎的时候到医院找到我。为了不影响整个计划且让她顺利转生,我以送那些被困在医院里的冤魂入冥界等候轮回为条件,要他们想办法拖住你。到我们在天台决战时,我以为你姐姐已经投胎去了,却没料到不知内情的她,因为担心我的安危,在最后一刻跑到天台来阻止你杀我。”?

  “我的老天……”女子诧异万分,半晌,才拍拍胸口,“还好,多亏我当时心软,及时放走了你们。”?

  “你那还叫及时啊。”男子瞪大了眼睛,“只差一秒钟,你姐姐真的万劫不复了。”?

  女子眉头一皱,理直气壮地辩解道:“谁让你先骗我的?”?

  “骗你的确不对。但是,我既然答应了别人,自然要把工作做到底的。何况,这个工作关系到两界的安危,我不敢有任何纰漏。”他有些无辜地解释着,“但是,我并没有欺骗你们家所有人。你姐姐离开之前,拜托我把她已经投胎的消息告诉给你奶奶,要她安心。所以我在你去度蜜月的时候去牧场找到了她,算是完成你姐姐的心愿。”?

  “有这回事?”女子声音高了好几度,“哈,怎么她从来没给我提起过?难怪当初我悲痛欲绝地告诉她姐姐消失了的时候,她那么镇定,这老太太,果然老奸巨猾。莫非,你把整个计划也告诉给她了?”?

  他摇头:“没有,这个计划,只有主谋跟帮凶,我们两个知道而已。老太太虽然有所觉察,但是她始终料不到加诸在你身上的,竟然是这样一个惊天动地的庞大布局。”?

  “这种事情只有他做得出来,这样复杂的心思,谁又能料得中呢。”女子深深叹了口气。?

  “呵呵,不说这些陈年旧事了。”他摩挲着光滑的杯沿,“说说现在吧,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似乎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她想了半天,“我接手冥界不过一年时间,很多工作还不太熟悉,我……”?

  “我不是问你这个。”他打断了她,从身后的书报架上抽出一摞报纸,翻出一张摊到了她的面前,指着上头的某处说,“我是说他。”?

  女子把报纸拉过来,醒目的头版标题附带一张硕大的照片,迅即印入眼帘——?

  “历经数周艰苦谈判,盛唐集团已与k国xx石油公司就合作事宜达成共识,盛唐掌舵人即将于近日返国。”?

  旁边那张照片里,一身黑色西装的男子面带微笑,意气风发。?

  只看了一眼,她不由得头晕目眩,赶忙把报纸翻转过去。?

  “‘盛唐集团总裁夫妇深夜遇袭,男方昏迷不醒,女方下落不明,现场遗留大量血迹,疑为一伙流窜至本地的暴匪所为。’一年前的某段时间,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报道这一条爆炸性的新闻。从那个时候起,我总是有意无意地留意他的动向。知道他后来安然无恙,也知道了他康复之后,对于回国后的这几个月全无记忆。”他拿回报纸,看着照片中的男子,“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我仍然习惯于把他们看成同一个人,毕竟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孔。呵呵,连我都尚且如此,你又如何放得下呢?”?

  “有什么放不放得下的,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人。”她笑了笑,似在回忆一段许久不曾想起的往事,“这个安排不错啊,他失忆,我失踪,从此之后再无瓜葛,还不会引起旁人的任何怀疑,真的很好。”?

  “实话?”男子眉毛一挑,满脸疑色。?

  她深吸了口气,笑:“实话!”?

  “你真的放得下才好。”男子说罢,站起身,“等等,我有件礼物送你。”?

  “哦?礼物?”她很是好奇。?

  片刻之后,男子从花店的里间走了出来,手里托着一个翠绿的小花盆。?

  “喏,送给你的。”他把花盆放到了她的面前。?

  “这是什么?”她拿手指拨弄着花盆里两株可爱的微型树木。?

  “我自己培育出来的改良品种。”他得意地笑了笑,“迷你版的裟椤双树。”?

  “裟椤双树?”女子吃了一惊,“世界上居然有可以被种在花盆里的娑椤双树?”?

  “说了是改良品种嘛。”男子随手取过一个喷壶,小心地往盆里喷着水,“我总不能让你抱着两棵原版大小的大树满世界跑吧。”?

  “干嘛送我这个?”她挠了挠头。?

  “相传佛祖涅磐之时,东西南北,各立有此树两株,俱是一枯一荣。”他放下手里的喷壶,看着她,“有枯便有荣,有悲便有乐,有生便有死。同样,有开始,就有结束,世事就是这样循环往复。”?

  “呵呵,你总是这么深沉。”她轻笑,捧起“礼物”细细观赏,“我知道你一片好意,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

  “聪明如你,又怎么会不明白我的意思?”他坐回椅子上,啜了一口余温尚在的咖啡,问:“打算离开?”?

  “不然怎么会从你这儿经过。”她耸耸肩,继续道,“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挂心的事了。爷爷奶奶都顺利投胎去了,钟晴那个臭小子也返回雅典继续他的学业了。在奶奶的葬礼上,老爹老妈叔叔婶婶全体都回来了,看他们的样子,生活得还满滋润的。唉,简直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葬礼?你也去了?”他呵呵一笑。?

  “当然。别让他们发现就行了。”她放下花盆,神情狡黠,“总之,就让家人们以为我失踪了吧。伤心虽然难免,但总不至于绝望,待到他们百年归老之后,再告诉他们实情。”?

  “有道理。反正他们早晚都会去到你那里。”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着,而后又正色问道:“你准备去哪里?”?

  “去北欧那边转转。”她的口气轻松至极,“听说夜晚的挪威海,很漂亮。”?

  “不错的选择。”他半眯起眼,看向外头明媚的阳光,“什么时候走?”?

  “下午三点的飞机。”她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该动身去机场了。”?

  “好吧。”他站起身,伸出手,“一路顺利。”?

  “谢谢。”她也站起来。?

  一大一小两只手掌,紧紧握在一起。?

  “后会有期。”阳光洒在她的笑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的金色。?

  “再见不知是何日了。”男子松开手,如释重负般呼了口气,“我也很快要离开这里了。那家人马上要搬去另外一座城市了。”?

  “哦?”她略略一惊,旋即严肃地直视他的眼睛,郑重无比地说了一句:?

  “许飞,好好待我姐姐!”?

  “呵呵,好好待你自己!”?

  漂亮的花架下,传出一男一女释怀的笑声。?

  天空里的云朵移开了去,被遮住脸的太阳终于可以无阻无碍地释放热度与光彩。?

  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整个城市的风景依旧。?

  一个带着温暖阳光的冬日,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午。?

  机场。?

  熙熙攘攘的候机大厅里,钟旭提着一方小小的旅行包,低着头,默默地在人群里穿行。?

  事到如今,自己到底是怀着一种怎样的心境??

  她弄不明白,一塌糊涂。?

  只知道,一年时间,并不够遗忘。?

  否则,她不会在看到那个人,那个其实跟她毫无牵连的男人的照片时,心里仍会隐隐作痛。?

  许飞说的一点不错。?

  她还是想念他的。?

  看来,在以后很长很长一段日子里,她依然要带着本该“放下”的回忆,生活下去。?

  算了,不能再想了,每次一想到这个问题,总是头痛欲裂。?

  钟旭揉着自己的额头,快步朝前而去。?

  走着走着,一个男人匆匆的声音突然从她背后传来。?

  “这位小姐请留步,你的东西掉了。”?

  钟旭一听,本能地停下了脚步。?

  回头,一个高大的身形挡住了她全部的视线。?

  “你的机票。”有力的大手把薄薄的纸片递到她面前,随后,他看到一张带着浅笑的俊朗面孔。?

  钟旭看着这张脸,觉得自己愣足了一个世纪。?

  “小姐……你的机票。”来人见她一点反应都没有,不得不又说了一次。?

  “啊……”钟旭定定神,迅速恢复了常态,伸手接过了机票,礼貌地笑了笑,“谢谢。”?

  男子优雅地摆摆手,笑道:“不客气,机票这些东西最好不要随便揣在外衣兜里,很容易丢的。”?

  “嗯,谢谢提醒。”钟旭把机票收好,笑得非常自然。?

  “呵呵,再见。”男子点点头,转身正要离开,却又回过头,有些奇怪地端详着她的脸,半晌,冒出一个问题:“恕我唐突,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什么??

  不可能,他不可能对她存有任何记忆。?

  可是,为何他会这样问??

  钟旭的心,不是不震惊的。?

  然而,她最终只是轻轻一笑:?

  “没有。你认错人了。再见。”?

  说罢,她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留下一脸疑惑的男子,站在人群里发呆。?

  “总裁,您怎么一个人先出来了?我们快走吧,大家都在外头等您呢。”?

  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从旁边的人堆里跑了出来,满头大汗。?

  “啊。”男子应了他一声,眼睛却仍看着钟旭离去的方向,好一会儿,他有些怅然地收回目光,“奇怪,总觉得是见过她的。”?

  “什么?总裁说哪个她啊?”中年人抹着头上的汗水,小心地询问着。?

  “哦,没什么。大概认错人了。”他摇摇头,自嘲地笑了笑。?

  “那我们走吧,大家都等着呢。”?

  “嗯。我让你准备的合约都准备好了?”?

  “全部准备妥当了。”?

  “好极了。”?

  ……?

  两个人的对话,渐渐被淹没在嘈杂的人声里。?

  轰。?

  一架银灰色的飞机稳稳地冲上天际。?

  机上,钟旭偏着头,凝神注视着外头的湛蓝天空。?

  片刻之后,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起身把旅行包取下来放在腿上,从里头取出她用了障眼法才得以带上飞机的小玩意儿——?

  许飞送给她的特别礼物:小得可爱的裟椤双树。?

  看着怡然自得的它们,钟旭的心情也无可名状地舒展开来。?

  有枯就有荣,有悲就有喜。?

  有开始,自然就有结束。?

  那……是不是结束也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呢??

  钟旭靠在柔软的椅背上,嗅着从裟椤双树里散出的,若有若无的香味。?

  嘴角挂着深邃的笑意,她闭起双眼,静静地思索着。?

  ………活动体验炫彩版赢Q币中奖名单!点击这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