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渊魂兽
作者:千影逝 更新:2019-09-26

窗外暮色四合,飞云冉冉蘅皋暮,外间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一片暗色昏暝中,我谢绝了廊下侍女奉上的纸伞,独自一人在雨中漫行,银缎飘飞。

长而深广的环形甬道,仿佛永无尽头,雨声萧萧,逐渐变大,重重的琉璃宫墙,于千回百转间,光华暗淡,几乎要被夜色湮没。

一柄竹伞拢于头上,我悠然回首,正见月读手持伞柄,立于身旁。

她笑开一抹飒然清爽的笑容,“外面风雨大,你拿着伞好遮挡,倘若你要出宫,需我陪你到宫门,否则很难出去的,正所谓进宫容易,出宫难!”

“我擅自用舍利子交换你,你不生我气了?”

她含笑摇首,在暗冥风雨中,如月翦瞳一片释然,“你不是已经夺回了么!”

我欣慰淡笑,接过她手中竹伞,不徐不疾地向宫门走去。

两人一路并行,听着耳边喧嚣变大的雨声,多日的芥蒂,一扫而空。

月读将我送至宫门,为我披上一件挡雨斗篷,便径直折回驸马府中。

我一路策马疾奔,向北出城越洲,方才至蒲昌海畔,便翻身下马,撑开竹伞,于空旷无际的沙滩扬声呼唤,任凭雨湿重衣,绒靴染尘,也浑然不觉。

梦在远方化成一缕纱,随风飘散的尘埃,绝望的无奈。

暗夜朦胧,倾盆大雨中,正是妖魔肆虐之时。

冥冥中,忽觉身畔有疾风来袭,转首顾盼之下,竟是一团似兽似人的怪异黑影,绿眼獠牙,携着风沙铺天盖地卷来,庞大长尾当空扫下。

我正要以蓝莲咒印对抗,却见一道红光横空出世,黑影乍一遇上,如遭电击,挣扎扭动之下,转瞬被扩散的红光吞噬,化为一缕青烟,融入雨水中。

一股淡淡檀香味自身后飘来,回首间,映入一双幽邃如夜的邪魅凤眸,他手上一举,便将我的整个身子给托了起来,一时之间,两人面靥近在咫尺,我目及那双眼眸的笑意时,微微一愣,然后突然间,额上就落上了一片暖意。

他抬首轻笑,柳眉间一片魅惑风华,“飞儿,难得你这么主动地找我呢!”

我撑伞遮住两人上方,仰望着那华美如画的俊颜,眉漾深愁,“苏游影,我来是有急事找你,你知道关于红月咒和九渊的事吗?”

那日在水帘洞中所见的一切,让我心中预感不安,我已然得知,九渊便是我在梦中见过的魔物,而那十二字预言,却有如擂鼓般,让我胆战心惊——

“红月咒破,九渊现世,血染天下!”

他素来邪魅惬意的双眉,因此话而染上几重阴霾,黑袍在海风中飘扬,墨发轻柔拂过我脸庞,眼中一片威仪的凝重,“飞儿,你从哪里知道这些的?”

我闻言一惊,“你真知道关于红月咒与九渊的事?”

他眸光一凝,在风雨如晦中,抱着我走到海畔沙滩盘腿而坐,双臂将我紧裹怀中,目光凝定在碧海水雾上,不再纠缠细枝末节,恍惚轻道——

“师父曾经告诉过我关于九渊魂兽的事,至今想来却都隐隐不安。这是一种上古魔物,生性凶猛残忍,吞噬人身与灵魂,它所到之处,定会毁灭一切。因此它是一种万年难遇的灾难,如若出现,天下必亡。而根据传说,在上古之时,它曾经现世天下,却不知何由而被封印,师父并未详细说明,只道九渊似乎和某人有着深切的内在联系,一亡俱亡,命运紧紧相连。”

他低低说道,语音莫测,好似全无喜怒,雨中听来,却让人不由颤栗。

我只觉脑中一片混沌,心中隐觉的不祥,已在此刻被证实,颤抖的双腕把持不住,将竹伞掉落在沙地上,任凭落雨扑面,寒彻入骨。

此刻的我深知,梦中所见巨兽,无疑是九渊魂兽,它与蓝衣女子密切相关,而那个座主竟试图解开九渊封印,他意欲何为?这对他有何好处?

我与九渊又关联何在?为何需要我解开其封印,它又被封印何处?

那金蓝光芒幻形的曼珠沙华,又预兆着什么?

我不敢想象,我能多次目睹红月,更有着内在力量,倘若,未来发生惊天动地之事,便是由我引起,我来这里究竟为何?是否我便是带来灾难的人?

是非困惑不停转,仙与魔几世纷乱,纠结一生的眷念。

“飞儿,你怎么了?”苏游影垂首凝注着我怔忡煞白的面容,拾起竹伞,为我挡去一片风雨,飘舞的青丝,有如缠绵情思一般,模糊了视线。

我顿时如梦初醒,注视着那夜瞳中幽冥的深邃,颤抖着抬手,轻握住他持伞柄之手,“苏游影,倘若有一日,我不再是我,你还会在乎我么?”

我心中隐有不祥,只觉未来,我好似会失去什么重要之物,好怕,又如上次四面楚歌一样,被所有人抛弃,坠入万劫不复的轮回之中。

情来情去情随缘,花开花落花满天。潮起潮落潮不眠,雁去雁归雁不散。

千金难留是红颜,夜深明月梦婵娟。惯看花谢花又开,却怕缘起缘又灭。

暗夜昏沉,黑衣银袍翻飞,雨珠斜斜飘洒,点点滴滴落在苍白如纸的莹润素颜上,宛如柔弱中带伤的泪光,这几滴珠泪,在他心中,惹起几重涟漪。

他抬起截玉般的修指,为我轻柔拭去面上珠影,宛如画作的俊颜,无比轻松地,辗转出一缕纤细如梦的笑痕,连绵雨声,也无法淹没他的魅心之音——

“飞儿,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始终是我最爱的人!”

这一刻,我只觉世间万物都变得飘渺,耳畔消弭了雨声,唯有这一句真挚诺言,被刻骨铭心地烙印在心上,只要有人,依旧视我如初,足矣。

“谢谢你,苏游影!”我埋首他胸前,一种前所未有的疲倦,席卷全身。

是否梦境成真,我已无暇去管,只想抓住这片刻的温馨释然。倘若未来真要发生什么,我粉身碎骨浑不怕,只求,身边之人,能安然无恙。

他轻叹无声,“比起这句,我更希望听到,你说爱我……”

海边人似月,大雨滂沱,打得人隐隐生痛,夜晚的阴云,依稀可见翻滚横涌的凶险,一道道白亮闪电,默默降临大地,随之而来的,就是轰隆怒雷。

两人相拥伞下,对着阔海细雨,想起多年际遇,但觉风霜染遍,无从话当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