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跑不掉
作者:小小青蛇 更新:2019-09-26

“哦,是找卫小姐吧?”老板娘是个四十来岁的风情美妇,她略有惋惜地说道:“我也觉得奇怪呢,卫小姐有一阵子没有来了,我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又出国去了,对了,你们俩最近不是经常在一起的么?”

河伯脸上变了颜色:“没有来就算了,我先走一步。”

“唉,等等。”老板娘小跑着过来,手里拎着一份点心:“看你脸色不好,肯定没有好好吃饭,卫小姐说过,你喜欢这种口味的。”

河伯要掏钱,那老板娘摆摆手:“不必了,卫小姐付过了。”

“付过了?”河伯吃了一惊:“什么时候的事情?”

“很久以前啊,说也奇怪,她好像知道你一定会独自来一次。”老板娘捂着嘴直笑:“虽然你们没有说过,可是我看得出来,你们其实是一对吧?”

河伯闷头不语,拎着那一盒吃的走开,里面装的是撒尿牛丸,对于这种食物,河伯经过了抗拒到接受的过程,他现在最爱的是沾上辣酱再一口一颗,这样才能吃得畅快,这是照搬卫子夫的吃法,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河伯打开那盒牛丸,一口气将辣酱倒进去,然后使劲地搅合起来,一鼓作气地吃下去,辣得嘴角发红,河伯才觉得爽快了,他将那外卖盒子一扔,准确无误地落在垃圾桶里,就在这一瞬间,河伯突然灵光一闪,原来如此,这个女人早就给自己留下了线索!

味道,是味道,电梯里面曾经出现过类似的味道,卫子夫那个女人只吃这一家的牛丸,其它家的看都不会看上一眼,河伯不敢说公寓里没有人也中意这一家的牛丸,但是这些人当中会不会有卫子夫?还有,公寓里是有监控摄像头的,假如她出现的话,一定会出现在画面中,之前那个万年地胎不可能不发现,那么,还有一种可能,她叫的是外卖!!

河伯冷笑一声,居然敢和天子较板,河伯杀将回去小吃店,老板娘见河伯去而复返,有些意外:“怎么了?”

“老板娘,你们店也送外卖吗?”河伯念出公寓的名字来:“这里有没有送过?”

“这里?”老板娘说道:“当然有送过了,离得这么近,有不少人叫外卖的,我们有一个伙计专门负责这一区的外卖工作,光是这栋公寓里的,就有不少人了。”

不少人?“卫小姐也是吗?”河伯说道:“她有没有叫过外卖?”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老板娘说道:“我们的伙计是新来的,他也不认识卫小姐,就算有送,他也不知道。”

河伯转身就走,他记得,那群人里面,有一个鼻子特别灵的,叫雷子,现在则叫丛阳的,他一定可以派上用场。

河伯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白逸一群人正围着一张报纸,面色有些奇妙,这份报纸上刊登了一则考古消息,消息指出,一群挖水渠的农民挖到了一间有可能是元末明初的墓室,并且在其中找到了一具棺材,棺材里的尸骸十分完整,陪葬也是豪华至极,现在考古学家们正在对其进行详细细致的分析,而分析的重点则是这具尸骸的体内居然出现了子弹!!

重点就是这枚子弹,根据尸骸的骨龄和钙化的研究分析认为,这具尸骸的确是元末明初的,可是出现现代的子弹根本就是耸人听闻的事情,现在一致认为,这间墓室有可能被盗墓贼进去过,可是这又让人费解了,因为陪葬物没有丢失,更找不到有盗洞的痕迹,没有道理进去后不拿走任何陪葬物,只是冲着尸骸开一枪罢了,总之,这议题已经越来越火热了。

白逸他们只是看了一下报道,马上知道那棺椁里躺着的是谁了,不就是被赤锋暗杀的那一个么,子弹是怎么来的白逸最清楚不过了,他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果然,有我们回去过的痕迹啊,这下子可是给这些考古学家设下难题了。”

“当初你怎么会想到把枪给赤锋?”雷子有些责怪的意思。

“怕什么,反正这种不解之谜,这些专家总会找到一些理由的。”白逸把报纸放到一边:“到时候恐怕会说这墓室有什么离奇的机关,所以才没有找到盗洞之类,随着时间的过去,一切都不会是问题。”

大家刚把这事情撇到了一边,河伯就上门来了,这么晚,河伯的到来让大家心里一悸,不知道他又在玩什么。

“鼻子灵的是你吧?”河伯走到了雷子面前:“有事让你干了。”

雷子有些蒙:“要让我干嘛?”

河伯的设想很简单,既然那栋公寓里有吃那小吃的,按着那个味道,找到所有的人,看看中间有没有卫子夫!

符羽与沈冰听完了河伯的来意,两人偷偷地对视了一眼,河伯现在已经在朝正确的方向发展了,两人结果如何,马上就可以揭晓了。

雷子的鼻子相当灵敏,闻了那牛丸的味道,就牢牢地记在脑子里,成天在公寓里转悠,一天下来,真找到了十七家,不过这十七家中没有一个是卫子夫,河伯已经把雷子的鼻子当成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岂肯轻易放弃,第二天还让雷子继续,雷子也是豁出去了,帮成了这个大忙,就彻底和河伯扯平了。

走廊里若有若无的味道让雷子有了些精神,他扯了河伯一下:“恐怕是在这里了。”

这里不就是楼下正对着的那间房吗?河伯皱了一下眉头,他有种感觉,自己被卫子夫真正地耍弄了一把,雷子还在抽鼻子做最后的确定,河伯已经一脚飞踢过去,他的直觉告诉他,卫子夫就在里面,雷子被河伯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大哥,你疯了吧,万一不是……”

已经晚了,那门根本不经河伯一踹,啪地一声打开,正盘腿坐在床上看电视的卫子夫抱着一盒牛丸吃得正香,河伯闯进去,她虽然愣了一下,但抬头看到河伯,居然乐了:“你怎么来了?”

还真是卫子夫,雷子正想跟进去看个究竟,河伯“啪”地一下将门关上了,将雷子阻隔在了外面,雷子愣了好一会儿,才朝地上啐了一口:“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里面静得可怕,雷子守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放弃了偷听的念头,里面是静,却是风雨欲来风满楼的平静,卫子夫将手上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还不紧不缓地拿纸巾抹了一下嘴巴:“真慢。”

“你说什么?”河伯强忍住心中的怒火。

“我是说,你要么拍拍屁股走人,以后与我没有任何干系,这样倒也罢了,既然你要找,为什么这么久才来?”卫子夫说道:“不是说一个月其实可以恢复一成功力的么?还是这么不中用吗?”

河伯突然扑了过去,死死地扼住了卫子夫的脖子,手下却不敢用力,最终缓缓地松开:“以后不要离开了,这一回,你也跑不掉了。”

“我只打算跑这一回。”卫子夫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是你以后跑不掉了!”

河伯不再说话了,只是将头埋到卫子夫的脖子间,吮着她,闻着她的气息,再也不想松开……

这正是应了那一句话,一物降一物。

符羽与沈冰帮着卫子夫将东西搬回去,这只是借口罢了,她们很想看看不可一世的河伯乖乖在厨房做饭的情景,情形自然是很欢乐,三个女人一台戏,河伯却是那唯一的男主角,河伯的功力恢复遥遥无期,但他却享受只有皮毛功夫的日子,只是对于镇压住乾坤镜,他就是爱莫能助了,幸好,唐三成他们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伴随着河伯与卫子夫终于修成正果,唐三成与白逸的故事似乎告一段落,雪纷留了下来,继续清除自己与生俱来的邪气,可惜依然不能走出屋外,与太阳亲密接触。

小狐则不再是以前单纯叫着“巴巴、麻麻”的小男孩了,外表十六七岁的白墨轩成为娱乐圈里的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从一名普通的模特,开始涉足演艺,自从在一部穿越宫斗剧里客串了一把将军,其古风十足的扮相就秒杀了无数少女少妇的心,这一惊艳的露面,彻底让白墨轩打开了局面,可惜,作为青丘狐族这一代仅存的独苗,族人死活不让他太抛头露面,白墨轩个人来说,也不喜欢呆在剧组受到“禁锢”,所以偶尔出演,而且打死不演主角,因为主角的戏份太重,这样一来,他的自由时间就少了,不知道是不是这年代崇尚的就是特立独行,白墨轩此举,反而更让他受到了疯狂的追捧,民间更在期待,究竟有没有一位导演可以说服他出演主角,究竟白墨轩主演的第一个角色会是什么?无心插柳柳成萌,白墨轩真是应了这句话了。

白逸一行人倒没有什么特别的,七邪记挂族人,与小山携伴回了长白山,准备在那里长住一阵子,七邪毕竟是下一届的首领,也要尽自己的义务。

唐三成向沈冰求婚之后,两人不再若即若离,亲热许多,白逸与符羽虽然没有孩子,可是有了新消遣,两人时不时地“回去”,顺手带一些古董回来,摆放在古董店里,白逸虽然没有骆天超绝的能力,但也整出了一家绝对不会有赝品的古董店,可以与骆天一较高下,雷子成功地将乔儿及岳母大人带了回来,乔儿如今大腹便便,只待生产,雷子这一生中最渴望的家庭,终于得到了,至于那一对老活宝,则继续在四海飘游,自得其乐,偶尔回来一趟,讲讲外面的趣闻……

新的古董店即将开业,逆鳞少年踏入其中,十二龙脉静待历验,敬请期待九月三日——《龙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