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狼窝
作者:零纯17度 更新:2019-09-26

  第四十八章狼窝

  托狄思的身体几乎是闪过去,半拉半扶的拖起寒赦魂,一脸为难的样子,“哎呀,赦魂学员。五十万不是白收你的。你仔细看看这本……唔,这页账单,里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各项的费用。你看这个住宿,难道你不住在梦殇城么,还有这个指导费用。”

  寒赦魂很不恭敬的用颤抖的食指指着托狄思,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这,这,城主是最仁慈的?原本还以为城主大人,唔,以为这个老头仁慈,让他免掉自己的费用。月紫灵啊,你在哪里,我知道错了。上天,你这个混蛋还是这样对我。

  “嘿嘿!赦魂学员,你要知道我们穹楼系可是最特别的系,待遇可是最好的……你爬去哪里?”托狄思完全显露出贪钱的本性,双眼发光。寒赦魂现在一个金币也没有,五十万,那是什么数目啊?究竟谁才是老奸巨滑啊?靠,还是被骗了。

  “那个,那个地煞系还是植青系的导师长。收二十万的那个,我进你的系。你快回来啊。”寒赦魂悲哀的喊出声。托狄思一脸微笑继续道:“赦魂学员,你不会没有钱吧。你跟千太子的关系。千太子随便拿个指甲拿条头发也值五十万啦。小钱,小钱。来。付清费用,我马上叫人带你去穹楼系。”

  寒赦魂当真是欲哭无泪,语气接近哀求。“城主,我真的没钱啊。我跟千太子虽然是……但是我真的没钱啊。”“没钱,没钱你也敢来梦殇城。”托狄思着急之中说出口,但随即知道自己失言马上又改口道:“呵呵。这个不重要。欠条我早就准备好了。你签一下名字。”

  寒赦魂糊糊涂涂的接过欠条,突然鬼叫出声“什么,五十五万?”“嘭!”又是一声倒地声。托狄思露出他那漏风的牙齿,“哎呀,这个欠着的当然要一点点利息。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在一年内还清。我是不会涨价的。没有还清也不重要,我相信千太子和你师傅云天剑圣一定会帮你还区区五十五万的。小钱啦。”

  寒赦魂实在忍受不了这人道毁灭式的宰杀,认真道:“托城主。我考虑好了,我还是去别的系吧。”托狄思一下着急道:“赦魂学员,你要想清楚啊。别的系也是要三十万的啊。其实在穹楼系的每个学员都是收五十万费用,修炼五年,每年才十万。小钱啦。你要知道有压力才有动力,我相信你日后一定会更加努力修炼的。来,快签字吧。”

  寒赦魂定定的看着五十五万的欠条,木然的摇着头,不行。“赦魂学员,自从上次我们见面时候我就觉得你一个可造之才,如果有我亲自调教日后一定会有巨大的成就。你想想为什么千太子会推荐你。这个机会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拥有的。你好好想想。”

  托狄思哪里还有半点城主风范。寒赦魂听到托狄思提及千羽影,脑中又霎时涌出流星之命的预言,涌出云天残针,千羽影曾经让自己好好的活着。托狄思看见寒赦魂好像在考虑,马上火上加油。

  “你想想啊,堂堂男儿,区区五十五万。我们身为男儿就应该不拘小节。如果你离开梦殇城,你能够去哪里?难道让千太子让你的导师云天残针看到你还是一成不变的样子么。”

  寒赦魂脑子开始乱起来,为了自己的梦想,努力活着。我是流星,更应该毫无顾忌的活着,轰轰烈烈的活着。寒赦魂也不过是个少年,知道自己生命剩下不多的时候,他也会像平常人一样会害怕,会毫无顾忌的挥霍。托狄思的声音仿佛带有一种魔力,连绵不绝的传进寒赦魂的耳朵。

  寒赦魂闭上眼睛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接过羽笔快速的写上自己的名字。“嘿嘿!想通了就好。跟我来吧,我马上带你去穹楼系。”托狄思接过欠条呵呵的笑道。“城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寒赦魂看着五十五万的欠单,很无奈的问道。“唔?什么问题呢。你问吧?”托狄思双眼依然没有离开那张五十五万的欠单。

  “如果我在你第一个考验中失败了,也就是说我回答不出来到底有多少条石柱,那么你会怎么办?”“这个,嘿嘿。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答案是……啊,嘿嘿。咦,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吃坏东西了。啊。不说了。你跟我去穹楼系吧。”托狄思赶快离开。寒赦魂脸部已经麻木,甩甩头发,再一次重重呼出一口气,跟上前面的托狄思。

  “就在前面。”托狄思带着寒赦魂绕过了两栋楼房后说道。寒赦魂看到不远处的一面小湖,微波阵阵。“嗯,还算清静。希望不会又冒起一个怪物。”寒赦魂低声说道。

  就在这时候,“嘶嘶!”两声独角兽的嘶叫传来,从转角处突然冲出一匹黑色独角兽,兽背上骑着一位怪异女子,头发泛青,身穿兽皮衣服,古灵精怪。托狄思见状一下大声喊道:“宁纹心。你又骑这家伙乱窜。”被托狄思称为宁纹心的女子抱了抱怀里的幼兽,看了过来,甜甜的道:“老头,你怎么来了。咦,老头。他是谁?”

  托狄思恼怒的喊出声,“你立即下来。去把所有穹楼系的学员叫来,我有话说。”宁纹心一拍独角兽,箭飞而去。“是。我马上去通知他们。”“你还骑那家伙乱窜,是不是又想再撞伤一次路人才满足。”

  托狄思才发现身边的寒赦魂,尴尬道:“这个,不像话。咳。太不像话了。”寒赦魂很怀疑的看着托狄思,这是最优秀的系?老头?怎么自己有好像进了狼窝的感觉。漫长的等待,终于有十多个人懒洋洋的走来。脸上全部是嬉笑,毫无严肃之态。

  “好了,好了。不要说话了,每次叫你们集合都得等上半天。”托狄思看着面前一直在私下说话的众人。慢慢的,人们终于停止说话。寒赦魂怀疑的看着这十多人,这些人究竟是不是梦殇学员,每一个穿梦殇学员的服饰,没有一个是规规矩矩,怎么看都像一群不思学业的贵族。

  一个又矮又肥的男子正在不停的吃东西,还有一个红衣女子一直在化妆,刚才看到的那个叫宁纹心的女子还在抱着幼兽……站在最后面的竟然是寒赦魂熟悉的人,金炮。只见他衣衫凌乱,明显是急急的从被窝中爬起,来不及整理,右手很舒服的到处抓痒。

  寒赦魂开始明白托狄思之前所说的“特别的学员才能够进入穹楼系”。“各位学员。今天介绍你们认识穹楼系的新学员。寒赦魂。”“噢,逃课大王是吧。”“我认识他,财神爷嘛。回来得真是及时,我昨晚赢了二十来万。”这十多个人又开始一翻讨论。

  “还望各位以后多多关照。”寒赦魂客气说道。金炮向托狄思招招手开声道:“老头你放心好了。我来照顾他。”说话间把左右穿反了的鞋换了回来。“金炮你做得很好,就交给你了。那我先回去。没什么事情不要来打搅我。”托狄思说完转身就走。

  “哎。城主,城主。”寒赦魂急忙叫了几声,可是对方根本没有理会。就这样打发我了。寒赦魂回过头来,各人也陆续散去。只有金炮打着口欠的站在那里。这究竟算什么?我……他们……唉。寒赦魂感到哭笑不得。“走吧!”金炮走向寒赦魂,

  “这里都是我们穹楼系的地方,你想怎么样都行。别系的学员是不能进来的。嘿嘿,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会进我们穹楼系。”寒赦魂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金炮又道:“穹楼系并不是这样的,因为这些天特别,大家赶紧享受,以后就不能这么自由了。”

  寒赦魂一阵无语,这个华丽的狼窝会不自由?“你这个穷小子。”感到寒赦魂异样的表情,金炮马上改口道:“逃课王。你被那个老头……也就是城主,你被他坑害了多少钱?”寒赦魂沮丧的回答道:“五十五万,一年内还清。”

  金炮闻言奇怪道:“没理由啊,这个城主那么仁慈,才五十五万。难道太阳不出来了他体谅你是穷人?又莫非,你是他的亲戚?”寒赦魂不再想谈论关于钱的事情,自己现在一个金币也没有,真是坐着不知站着腰痛。

  “哎,逃课王。要不要我借给你,不还我也行。你不知道,我才是真正的庄家,因为你我可是赢了足足五百万。”“你庄家,什么意思?”“嘿嘿。就是我让他们那群傻蛋来赌你什么时候回来,嘿嘿。三个多月,他们说得上是全部都死翘翘。你需不需要啊,我金大少就他妈的有钱。”

  寒赦魂想起曾经拍卖天山雪莲就是五百万金币起价,现在却……这个金炮,你很有钱么?像千羽影这大国的太子我也见过,羽怎么不想你这样爱炫耀,怎么不想你这样邋邋遢遢的。“金大少是吧?”“嗯?”

  “你整天就知道钱,钱,钱,钱。你除了钱,你就没有别的了吗?”寒赦魂说完马上转身离开,一群怪人,最怪的就是那个可恶的城主,唔,那个可恶的老头。就一个吃人的狼。

  湖泊里是没有怪物冒出来了,但是自己却进了怪物的窝里。这里就是那只吃人狼的窝。金炮闻言侧起脸来想啊想,“没错啊。我金炮的确穷到只剩下钱了。哎……逃课王,你走去哪里,我们住在这边。”说着,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