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作者:十世 更新:2019-09-26

  「大哥,我看见明珠姐姐她们过来啦,怎么办?」

  「糟糕!快躲起来,别被她们发现!我们可是偷偷来的。」

  两个少年在神冥教后山的密林中飞速窜跃,跳到一棵大树后面躲了起来。

  「啊,明珠姐手里拿着剑,还背着弓……她们如果发现我们躲在这里怎么办?」

  「小声!她们走近了。」

  两个少年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的身形,看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娇俏少女说说笑笑的走近。

  那两个少女不过十四五岁模样,初现窈窕身姿,皮肤白皙,头发乌黑,容貌相同,一看就是双胞胎,甚至连嘴角的酒窝的都在同一个位置。若不是一人身粉,一人穿黄,简直让人难以辨认。

  她们渐渐走近两个少年的藏身之所,突然停下了脚步。

  黄衣少女嘻嘻道:「姐姐,我刚才看见一只红色火狐狸从这里一蹿而过呢。」

  粉衣少女笑道:「正好。我正想射只狐狸,剥了皮毛做成围脖送给爹爹做寿礼。」

  黄衣少女拍手道:「好啊好啊。说不定能射到两只,咱们可以把另一加做成小长髦斗篷,给未出生的弟弟做礼物。」

  粉衣少女抿嘴笑道:「那可再好不过了。我有预感,这林子里啊……就躲着两只小狐狸呢。」

  她边说边慢悠悠地抽出背后的长弓,弹了弹弓弦,然后接过黄衣少女递过来的箭矢,指向……某颗参天大树。

  躲在树后的两个少年大汗。

  年纪小的那个抱怨道:「大哥,我就说了不成,准是被她们发现了,咱们还是出去吧。」

  年长的那个咬了咬牙,道:「你要是怕了就出去,我反正不出去!」

  年纪小的少年道:「大哥,就算父亲和二叔想把明珠姐姐许配给你,可是此事还没定下来,你怕什么啊?」

  少年闻言。脸色登时涨得通红,斥道:「你、你在胡说什么啊……那些都是阿爹和叔父开玩笑罢了。」

  「大哥,别以为我不知道。二叔也是那个意思。你是赵家长子,明珠姐姐是二叔的长女,将来你们成亲是势在必行的事。」

  赵一鸣恼羞成怒,喝道:「什么势在必行?我看你是消遣我。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娶明珠妹妹的!」

  他一时激动,声音大了些。

  粉衣少女俏脸一红,满眼冷厉,嗖地一声,箭矢急急射了出去。

  两个少年正在吵嘴,只听砰地一声,一枝利箭牢牢地射在了他们身前的树干上,箭羽颤个不停。

  两人僵住,不敢动弹。

  粉衣少女冷声道:「赵一鸣,风双行,你们还不出来!」

  两人对视一眼,跳出大树。

  赵一鸣轻哦一声,道:「明珠,我是你表哥,要叫大表哥。」

  粉衣少女没说话,黄衣少女咯咯一笑,道:「哎哟,大表哥,你没事躲在大树后面做什么?难道是不想见我们姐妹不成?」

  赵一鸣闻言一僵。

  她见赵一鸣找不出话来答,又抢道:「我知道大表哥不喜欢我们姐妹,可也不用看见我们就躲起来不是?还拉着双行表弟,莫不是怕我们欺负他?」说着委屈得眨眨眼。

  风双行嘀咕道:「谁怕你们欺负了……」

  赵一鸣被她说得十分尴尬,摸着脑袋道:「珍珠妹妹这是说哪里话。我、我和双行这不是和你们闹着玩吗?」

  去年夏天,风闻雪与东方无双带着明珠、珍珠、诺晨、宝珠四兄妹,由水路南下,走了一个多月,来到神冥教总舵,东方玉珠因为年纪小,留在了京城。

  风闻雪与东方无双成亲后,多年来只生了东方诺晨这一个儿子。他心下不甘,当年说好若有两个男孩,便长子姓东方,次子姓风的。但在诺晨之后,他接连又生了宝珠和玉珠两个女儿,之后多年无所出。

  此时他大哥风听雨与赵小楼已经生了三儿三女。虚怀谷和风随柳一样与赵家做了约定,长子姓赵,叫赵一鸣,次子姓风,起名风双行。第三子排行老五,叫赵伍杰。三个女儿按照排行,分别叫赵珊珊、赵思思和赵露露。

  风闻雪见风双行年纪渐长,资质甚佳,便打算若赵家生不出次子来,便由风双行继承神冥教教主之位。

  风随柳和虚怀谷考虑之后,也同意了,并想让两个儿子的子女结成亲家。

  东方无双本来也有意与赵家联姻,风闻雪自然也愿意,于是这件事便水到渠成。风无双由于修炼神冥教的《逆风大法》,无法与女子亲近,所以联姻的自然是赵家长子赵一鸣。

  只是风闻雪和东方无双女儿好几个,却不知道哪一个说与赵一鸣好。

  东方无双是豁达之人,不愿过多干涉子女们的事,正好风闻雪每年都要回总舵,便决定与他带着几个年长的女儿和从未出过京的儿子一起来神冥教,让赵小楼也把儿子们送来,大家青梅竹马,也好培养感情。

  谁知他们这一住,便是一年多,因为风闻雪竟在多年之后意外地又有了身孕,顾虑他现在已经年过四旬,东方无双生怕有个意外,便打算等孩子生出来后再回京城。

  风听雨与赵小楼此时也在总舵,赵一鸣是赵家长子,文武双全,已决定日后参加朝廷的武举,走仕途之路。而风双行作为未来神冥教的继承人,自然早早的便跟在父亲风听雨与叔叔风闻雪身边学习教中事务。

  东方明珠与东方珍珠今年十四岁,出落得娇俏秀美,甚是出众。东方宝珠年纪小点,年方八岁,情窦未开,还是一个小女孩。东方玉珠今年五岁,留在了京城。

  东方诺晨已经十二岁半了,平日与赵一鸣和风双行玩在一起,十分投契。他性子聪明灵敏,又是王公贵族出身,生性早熟。

  虽不知道爹爹们的意思,但觉得大表哥和二表哥人都非常好,又和两个姐姐年岁差不多,便私下里想过要是两个表哥有个能做自己的姐夫也不错,日后也能常在一起玩了,所以有意无意的,竟是很愿意几个兄妹们在一起玩耍。

  神冥教的规矩比京城少多了。非、凡,东方明珠和珍珠没有那些规矩的束缚和祖母的调教,便都活泼了许多。她们原本在家就「欺负」唯一的弟弟惯了,来到神冥教,遇到两位表哥,平日里便少了许多顾忌,时不时地喜欢打趣作弄一番。

  这些本事小孩子们之间的玩闹,赵一鸣和风双行也很喜欢这几个姐妹,感情很是亲近。但有次无意中听到爹爹们的谈话,才知有意让两家联姻。

  少年人心思敏感,又是最容易害羞叛逆的时候。赵一鸣因为涉及到自己,再见了两个表妹,便有了些别扭害羞之意。于是这几日看见明珠姐妹,便拉着弟弟躲得远远地。

  东方明珠姐妹不明就里,莫名的被表哥表弟疏远,自然也是恼怒,于是双方便有意无意的针对起来。

  今日赵一鸣与风双行原是偷偷来后山打野味的,因为顾虑东方姐妹,连东方诺晨都没叫上,谁知正遇上为了爹爹的寿礼也来后山打猎的姐妹二人。

  东方珍珠性情直爽,闻言秀眉一挑,道:「原是来闹着玩,我还以为大表哥和二表弟是厌了我们姐妹,刻意躲着我们。」

  「若是如此,大表哥好歹也是男人,说出个一二来,我们姐妹也知道自己错在了何处,向表哥赔个不是,日后躲着表哥表弟走。若非是如此,为何你们来后山玩,也不叫上诺晨与我们姐妹?」

  她伶牙利嘴,咄咄逼人。赵一鸣和风双行理亏在先,登时心虚。

  赵一鸣咳了一声,尴尬道:「珍珠妹妹真是误会了。我们绝没有厌了你们的意思,我们、我们……咳,表哥给你赔不是了。」

  东方珍珠还要在说什么,东方明珠拦住她,淡淡道:「算了,大表哥,风表弟,你们忙你们的吧,我们不打搅了。珍珠,我们走。」

  恰好此时东方诺晨从后面林子里钻出来,笑道:「哎哟,原来你们在这里,竟然与我走散了。哎呀,大表哥二表哥都在,你们也来打猎吗?」

  其实他与两个姐姐一起出来,刚才落在后面,将事情都看在眼里。此时见场面尴尬,便跳出来打圆场。

  风双行看见他,如见救星,忙道:「诺晨,我们也来打猎,大家一起吧?」

  东方诺晨过去捶了他一拳,似笑非笑的道:「打猎这种好事,两个哥哥也不叫着我,太不仗义,走,今天大的猎物最大的都要算我的。」

  赵一鸣忙接道:「那是当然。你是最小的,我们都罩着你。明珠,珍珠,是吧?」

  珍珠哼了一声,没说话。明珠淡淡一笑:「晨儿喜欢的,自然都给你。」

  几人这算言归于好,便一起进了山。

  东方无双听着青羽的回报,对赵小楼笑道:「小孩子打打闹闹,过几天就和好了,现在又一起进山打猎去了。」

  赵小楼道:「都是一鸣性子别扭,那日竟不小心让他偷听到了我们的对话,疏远了两位郡主,真是不该,也不知道他这性子像谁。」

  东方无双呵呵一笑,心道当然是像风听雨了,只不过是正常版的风听雨罢了。不过幸好双行的性子更像赵小楼,聪敏温和,内敛稳重,倒是一个好教主的人选。

  他们这边谈着儿女间的事,那边风听雨与风闻雪兄弟二人却是完全不关心。

  风听雨是性格孤傲自闭,不懂也不明白这些人心世情。风闻雪嘛,虽然知道,确实不在意,反正他的儿女们都是聪明机灵的,只会自己解决那些事,还轮不到他这教主父亲出面。

  风听雨与风闻雪原本见面就要过两招,即使风听雨从不主动与弟弟打架,但风闻雪每次也要「招惹」他一番。但现在风闻雪情况特殊,只能老老实实和大哥谈些教务和武功方面的事。

  大多数时候都是风闻雪在说,风听雨只偶尔蹦出一句话应对。

  风闻雪摸摸自己快要临产的肚子,道:「大哥,你说我这一次能不能生个儿子?」

  风听雨淡淡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风闻雪道:「我知道你也不懂。不过你好歹生了三个儿子了,总有些经验吧?」

  风听雨道:「没有。」

  风闻雪道:「好吧好吧。不过没想到这么多年竟然又怀上了,我也很意外。希望能再生个儿子。即使教中已有了双行,但静王府还是再多个世子好些,将来也可做诺晨的助力。」

  风听雨道:「诺晨,很好。」

  风闻雪笑道:「晨儿自然是不错的。不过他性子太过机灵,反失了稳重,我真担心他将来有一天会吃亏。」

  风听雨摇了摇头,仍是没有说话。

  风闻雪大部分时间都在自说自话,感觉颇为无趣,起身伸了个懒腰,道:「不能打架,也不聊天,真无聊。大哥,你这冰山性情,也就赵小楼和我这做弟弟的受得了。」

  风听雨恍若未闻。

  风闻雪手痒地摸了摸腰间的游龙鞭,终于还是放弃了,道:「等生完孩子,一定要和你好好打一场。你不和我打,我就去欺负赵小楼。」

  风听雨瞪了他一眼,终于有了点人气。

  风闻雪哟了一声,低低一笑,道:「这才像点样子。大哥,这么多年你在床上就没翻过身吗?弟弟给你的秘籍研究过没有?」

  风听雨想了想,道:「看了。不错。」风闻雪一愣,下巴微张,呆了片刻,道:「你研究过了?有没有试过?」

  风听雨道:「试了。」

  「哦?」风闻雪眼睛一亮,坏坏地笑道:「效果如何?」

  风听雨难得地嘴角一挑,露出一个淡得不能再淡的笑容,道:「很不错。」若不时他年纪大了,生产不易,只怕这会儿又怀上了呢。

  风闻雪狐疑地看了看他大哥,搞不清楚他们究竟是如何「试」的。不过以他对大哥的了解……多半还是没有翻身吧。

  唉……

  风闻雪对他大哥其实已经绝望了。

  不过别说他大哥,他自己不也是经常被东方无双「压」吗?尤其是这些年来东方无双越发成熟老练,在床上竟是寸步不让,经常让他丢盔弃甲,结果一把年纪竟不小心又怀上了。

  这次他留在神冥教生产,就是盼望着能换个风水再生个儿子。

  几日后,风闻雪临产。

  东方无双焦急地守在门外,赵小楼陪着他。

  大概因为年纪的关系,而且这次胎儿足月,养得不错,风闻雪生得格外吃力。从中午开始阵痛,哼哼唧唧地倒在床上,竟折腾到第二天晚上才生下来。

  东方无双在外面吓得腿都软了。

  风闻雪虽不是第一次生产,但实遭了大罪,中途竟厥过去两次,疼得他差点想咬牙自尽了。若不是东方无双不在屋内,说不定他会一口咬死他。

  当婴儿的啼哭声响起的时候,风闻雪发誓,他再也不生了!即使是女儿也不再生了!

  风闻雪与东方无双的第五个女儿,东方美珠出生了。

  此后风闻雪果然绝了再生的心思,何况他岁数也不小了。一儿五女,他也满足了。

  静王府一脉,数十年来都是儿子一个接一个,女儿反而稀罕得紧。而风闻雪「进门」后一连生了五个女儿,终于满足了老王爷东方昊晔当年的「宏愿」。

  静王府的明珠、珍珠、宝珠、玉珠和美珠五位郡主,在京城被称为五朵金花。

  除了长女明珠早早嫁给新科武状元——柳州赵家的赵一鸣外,其它四朵,京城的高管贵戚差点争得打起来,让老王爷东方昊晔和现王爷东方君谦得意的快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风闻雪即使过了这么多年,都搞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心甘情愿地,为当年那个小小年纪就敢调戏他的小胖孩生了这么多个子女。

  但对东方无双来说,当年在巫江边的小溪旁,与风闻雪的相遇,却是他一生最幸运的事。

  ——番外完